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退婚后我靠美食红遍全星际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谷雨公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楚越溪诧异地看着秦嶂,神色就像是当初听见秦嶂让自己晚上留下来时候一样,他眨了眨眼睛,缓缓地靠近了秦嶂,弯下身子张开手臂抱住了他。

“然后呢?”楚越溪抱住了人低声问道。

秦嶂顿了一下,只觉得一股热烈的温度扑面而来,他手腕一颤,不由自主地环上了楚越溪的腰,只觉得清瘦柔韧,真实抱起来的手感比自己之前预想的还要更好。

随着那熟悉的温暖透过衣衫传递过来,秦嶂喉咙动了动,耳朵有些泛红,将手臂环的更紧了一些,几乎将人箍在自己怀里。

“能不能......先不动......”

楚越溪顿了一下,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虽然现在这个姿势有些奇怪,也有些费力,不过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想到自己刚刚逼着秦嶂吃了那许多东西,他也乐得哄秦嶂开心一些。

“好。”

秦嶂抿了抿唇,抿出一个清浅的笑,将头轻轻地垫在了楚越溪的肩膀上。

楚越溪只觉得耳边一阵温热的呼吸划过,不经意地一个转头看见了他的那抹浅笑,心里微微一动,神使鬼差地也抬起手臂抱住了秦嶂,感觉这人的身子终于不再那么凉了,心里松了口气。

虽然他把秦嶂才接过来三日,不过也许是这两天睡得好了,再加上吃的多了些,秦嶂的脸色到底是比刚刚来的时候要好上太多,不像最初仿佛都已油尽灯枯一般。

现在虽然脸色还是苍白了一些,身体也有些虚弱,不过脸上多了些血色,身上抱起来也不像一开始那样像是死人一般干枯冰冷。

许久之后,秦嶂松开了楚越溪,垂着眸子低声道:“谢谢......”

楚越溪替他拢了拢衣服,又把刚刚弄乱的毯子重新给他盖好,倒了杯温热的茶放在了他手里。

“你不需要谢我,我说了,我来你身边就是为了帮你。”

秦嶂心里一动,突然想起了那日楚越溪的话,可他无论再怎么想都不记得自己与熙王之前有过什么交集。

当初他无事的时候,熙王不过是个孩子,生长在宫内,自己只是听人提起过,后来在宫宴上见过一次,再到后来,自己就成了废人,更加见不到熙王,那他说的救命之恩又要从何谈起?

秦嶂很想把这事问个清楚,可楚越溪虽然对他颇为用心,却对此事闭口不谈了,他见楚越溪故意绕开了话题,心里叹了口气,也只能把这事暂时压下来,想着以后再暗中查个明白。

如此他就这样在熙王府中住了一个月,最终到了婚期前两天,楚越溪终于打算带着秦嶂回秦家了。

此次皇帝一反常态,之前对熙王都甚少管教,然而这次大婚却异常重视,不仅老早就让下面的官吏拟定了书文,备下了颇为厚重的彩礼,又让司天监查好了日子,直接将赐婚的圣旨送到了将军府内,命礼部开始着手安排此事。

对于这道赐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秦元化都已经懵了,不过他就算再老迈糊涂,也能从圣旨中察觉出皇帝对这场婚事的看重,不敢有一丝的大意,小心翼翼地开始准备起秦嶂的大婚,只不过收到请帖的人心情就有些复杂了。

如今谁不知道,秦元化这老头子冷血无情,是个十足的势利眼,见秦嶂没了价值,竟弃之不顾,任其自生自灭,为父不慈,为臣不义,不少人都在暗中骂他,心里更是不愿意来搅这趟浑水。

然而这是皇族大婚,又是皇帝亲自下的旨意,就算这些人再如何看不上秦元化,也不得不过来捧个场,就当是给熙王一个面子了。

熙王府对秦家的态度也很诡异,宫里备下的彩礼虽然送到了秦府,却并未让秦元化等任何人接受,直接送入了楚越溪和秦嶂的主院之内。

楚越溪是亲王之位,虽然嫁为男妻,却依然凌驾在秦元化之上,必须入住主院,所以从一开始,圣旨里就已经把这些事情都说清楚了,没有给秦元化留下任何选择的余地,对此秦元化也只能沉默忍下。

其实就算是如今的秦嶂已经残废了,就像楚越溪说的那样,身上依然挂着朝堂赐的爵位,本不至于落得如此凄惨的模样。

只不过因为之前秦元化主家,又有宋氏在一旁打压,拼命地想让自己的儿子上位,这才被人百般欺凌,如今楚越溪带着他回来,秦元化和宋氏却是再也没有说话的余地了。

楚越溪命人将所有需要带走的东西全部准备妥当,然后小心地将秦嶂抱进了屋。

秦嶂被他一路抱着,能感觉到无数的目光好奇地落在自己身上打量着,不由得微微苦笑,他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等大婚那日,估计这样看着他的人会更多。

“怎么了?是不是在担心秦家的人?”

楚越溪小心地将秦嶂放在了马车之上,如今已经是四月份了,虽然天气已经和暖,可一到夜里的时候温度还是有些寒凉。

秦嶂的身体不比常人,受不得风,他将一件厚实的披风系在了秦嶂身上,又拿出一条轻巧的毯子盖在了他的腿上,最后摸了摸他的手,这才松开了眉头。

经过这一个月的调养,秦嶂被他各种药补食补汤汤水水的喂下来,到底是长了些肉,终于不那么单薄的吓人了,面容清隽雅致,温润如玉,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

这让楚越溪颇有成就感,恨不得直接抱着这人满世界去炫耀一圈,然而他每每看见秦嶂那双无神的眸子,又总有些心疼,想着还是要尽快想出个办法治好才是。

如今秦嶂也有些习惯他这副小心在意的模样了,心里又暖又软。

“我不担心他们,只不过你本是男儿之身,以后怕是要委屈了......”

楚越溪笑了一下:“你放心,我可不会让自己委屈的,你确实不必担心他们,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之前的账我慢慢跟他们算。”

秦嶂顿了一下,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见楚越溪没意识到还拉着自己的手,于是也不说破,悄悄地收了收指尖,让两个人交错在一起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

等到了秦府之后,秦元化早就等在外面了,等他看见楚越溪从马车中走出来的时候,老脸上的神色极为复杂,却还是小心恭敬地候在一旁。

楚越溪见到他后冷冷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转过身将秦嶂从车内抱了出来,秦元化颇为殷勤地想让下人帮忙去接应。

然而楚越溪直接绕开了所有人,亲自抱着秦嶂踏入了秦府,秦元化有些尴尬地跟了上去,将其引到了安排好的主院之中。

“熙王殿下,所有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您看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秦元化之前被皇帝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如今更加不敢怠慢了眼前的这位主子,几乎是心惊胆战地候在一旁。

楚越溪神情冷淡环视了一圈,秦家的下人们站在后面,看着秦元化这般小心的模样,也不敢有一丝懈怠,生怕哪里出现了什么差错。

“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本王倒是让秦老将军费心了。”

楚越溪看着满院的红绸,鲜艳又热烈,脸上闪过一丝恍惚。

虽然这事是他自己定的,不过一想到自己将要嫁给秦嶂,此时倒是觉得有些感慨,而秦嶂始终一言不发地被他抱着,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见楚越溪没有再次为难自己,秦元化也终于松了口气,脸上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丝笑模样,想要缓和一下之前的事情,可楚越溪只说一句我累了,便直接抱着秦嶂进了屋,倒是让他准备好的一肚子说辞都没了用场。

秦元化阴晴不定地站在那里,挥手让下人退下,自己则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刚刚搬进的侧院当中。

一进屋后,楚越溪就将秦嶂放在了床上,摸了摸他的手。

“我看你脸色有些不对,是不是累了?”

秦嶂睁着无神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外面,琥珀色的眼眸在眼光的照射下毫无波澜,却仿佛有了神采一样,让楚越溪心里一动。

“我就是没想到自己还有成婚的一天。”秦嶂转过头,仿佛在看着楚越溪一样,目光却没有焦点。

楚越溪顿了一下,微微苦笑:“倒是委屈你了,这头一次大婚就娶个男的,不过除了这样,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和借口能整日守在你身边。”

秦嶂心里狠狠一颤,抿了抿唇,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感觉.

之前他已经决定相信楚越溪是真的来帮他的,也算勉强认可了报恩这个奇怪的理由,可如今听到了这番话,却又觉得有些难过。

他很想问问楚越溪,如果不是为了报恩,他还会这样对待自己么?

可惜,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算楚越溪不说,他也知道。

“越溪,我有点冷,你能过来一点么......”

秦嶂声音轻轻的,楚越溪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果然皱着眉靠在了他身边,将他微凉的手掌捂在了自己手心里,然后就感觉秦嶂突然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手。

“是你陪在我身边,我不委屈。”

秦嶂抬起了头,声音很轻,却极为认真,让楚越溪心里猛地一跳,莫名的就漏了两拍。

就在这一瞬间,他有了一种秦嶂正在看着自己的错觉,温柔又深情,让他心里一阵阵发热,耳朵上也跟着热了起来。

许久之后,他忍不住弯了弯唇角,露出了一个单纯开心的笑容,一把抱住了秦嶂。

“嗯!”

延伸阅读

威特瑞斯洗衣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u8fm.shtml
威特瑞斯国际干洗始终坚持以“科技至上、以人为本、健康洗衣、服务社会”为己任,脚踏实地

28Days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y93s.shtml
金思维国内外美容营销集团于2002年在香港成立,是集培训、策划、顾问、产品、仪器为一

华美家纺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ngpo.shtml
国内早从事木纤维贴身家纺产品开发与生产的企业之一。华美家纺秉承“生态、舒适、家庭关爱

伊乐园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gfng.shtml
伊乐园是一家没有营业员的计生用品实体商店,在没有营业员的情况下,消费者只需和售货机交

保龙仓超市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s22g.shtml
保龙仓(国际)农产品物流中心由河北保龙仓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建设,总投资20亿元,占地面

左右经典门窗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g30w.shtml
暂无

黑猫卫士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p4he.shtml
鼠辈贼盗之所以猖獗横行,皆因现代个人防盗产品功能不强、结构简单、款式单一、产品落伍,

昌盛伟业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nq6o.shtml
昌盛伟业五金配件总部主营:各种型号、各种材质的冷拔圆钢、冷拔方钢、冷拔六角钢、冷拔扁

誉康视光视力恢复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bz9o.shtml
誉康视光训练服务中心隶属于誉康健康管理(昆山)有限公司,中心位于昆山市玉山镇亭林路1

泰鑫源加盟  http://www.carriagehousefoods.com/duca.shtml
泰鑫源工艺品主营U盘软胶外壳、移动电源软胶外壳、pvc卡通工艺品、塑胶广告礼品等。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现代修真指南第4章在线阅读

    时间转眼过去了一个月,凉太进入凰德中学篮球部的训练已经进入了正轨。而同时与凉太进入篮球部的还有崛之内一郎!崛之内一郎在入部测验中与工藤一树ONEBYONE,虽然过程比较曲折,但却是受到了木吉铁平的称赞。用木吉铁平的话说——这一届新生中不仅仅发现了凉太这样的天才少年,而且崛之内一郎的各项能力也都还不错

  • 浅草没马蹄第八章在线阅读

    江南的夏天终究还是阴雨的日子多些,自那日游湖之后便是黄梅天,赵灵灵依旧如往日一样在府中安闲度日,不同的却是心里自那日游湖后生出的好奇一日多似一日。这一日天气好了些,虽没有大晴雨却不下了,灵灵一早起来便见院中的小池塘中的莲花经了多日的雨水开的粉白娇嫩,清风吹拂在碧绿的莲叶上摇曳多姿,看得喜欢。正看得出

  • 我是个有未婚夫的总裁之死亡,我终于找到你了!

    “苏-姗,你干什么?你这是疯了吗?!”阿·拉尔斯虽然是个身体素质较为羸弱的科学家,但终究也是拥有纯正血脉的永恒族成员,反应速度十分的快。就在苏-姗抄起手术刀,并刺向怀中婴儿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不妙。猛地一把拉住了自己妻子握刀的手!好歹没有让刀尖落在孩子的脖子上。而看着那锋利无比的手术刀与自己就在咫尺之

  • 怡然自得的时光第六章在线阅读

    一道声音传到李小凡的耳畔“我等你,等了好久好久”那声音不大,可李小凡无论走到哪都能听见李小凡寻着声音方向走了过去,他看到了一团迷雾,迷雾黑乎乎的,他想到了三角地带的黑森林黑雾里,一双红色的眸子摄人心魂,李小凡口中轻叱“光”黑雾散去,一身修长笔挺绒毛大氅映入眼帘,黄金铸成的三条链条挂在左胸,右胸布满了

  • 重生之心随我意在线阅读第3节

    凹凸大赛如期而至。参赛者们来自宇宙各处,其中不乏身份显赫的大人物,但更多的是匍匐于底层的人们。他们寄希望于凹凸大赛,妄图改变既定的命运。哪怕以命相搏。而位于这这场大赛顶端的,是一位名为嘉德罗斯的少年。他以远超第二名的积分高居榜首,元力武装大罗神通棍无人可挡,强势霸道地君临于三千人之上。栗荷看着那比自

  • 天下皈依在线阅读第7章

    (因为是第一次写书,所以很多地方写的不好,请多见谅,境界划分在作品相关,可以去看看!)地球从球形彻底化作平面后,时间彻底同步,从地面向上能看到如同星星火点的星辰!维持平静不久,欧洲的骷髅小世界开始融入现实世界,大量骷髅入侵欧洲,华裔陈莫伟建立的太阳神教用所有信仰之力,请神现身,落下天赐神器诛灭了骷髅

  • 我发财了之许半仙了解一下

    “以后这就是你生活的地方。”张义凡打开房门说着。许小芍一下子窜进去,来到客厅,张义凡也跟了进来。她惊讶的上蹿下跳:“原来这楼上也是你的啊!不过怎么这么干净?我还以为又要收拾了呢!”张义凡走到一个门前边开门:“我偶尔会回来住。这个房间是你的,隔壁这个是我的,刚好这几天是春节放假,教你做百花酒。”许小芍

  • 文才兄棒棒哒第八章在线阅读

    夏侯明快步走向通道,在通道口碰触某处机关,只见在通道的墙壁上亮起一盏盏油灯,火光摇曳好像随时都会熄灭。一股诡异感,慢慢笼罩整个房间。夏侯明转身看了一眼夏阳,说道:“跟着我。”转身便向着通道中走去。夏阳没有迟疑,快步追上父亲跟在父亲身后,眼光余角却在打量着通道的结构,夏阳根本就不知道通道是用何种材料砌

  • 槿香第六章在线阅读

    秦夏真伤了我没伤,我又马不停蹄回到艳场。柳姐迎上来说谭老板定了我好几晚,让我小心。我拍拍胸脯示意她放心,怎么说我也是天赋异禀,来了三年,认识我的都说好。不一时,谭老板派人过来接我,我一拉开后门,羊脂玉满脸怨气地瞅着我:“怎么又是你!”我笑嘻嘻坐他旁边:“这你就不懂了,这是客人对我的认可。”说明我在艳

  • 极限异化在线阅读八国纷争

    万籁俱寂,薄雾蒙蒙,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冀州城中——“轰~”仰望天空,一个个带着火光的石头从天而降,石头与城墙的碰撞发出了响彻天际的声音。此刻军营内的军人们全然睡眼朦胧,被这巨响吓得立刻清醒了起来。“不好啦,敌军正在强攻,快...快守住城门!”守岗的侍卫敲打着战鼓,在火中大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