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家教X奈叶]原来纲吉是妹控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大白兔味的莓果 来源:晋江文学城

长安南望,是著名的秦岭。秦岭又名终南山。

周武王灭商后,殷商的遗民伯夷、叔齐认为诸侯伐君是为不仁,是以不食周粟,隐居在秦岭首阳山,以松针、山泉充饥。终南山就成了历代隐士们的圣地。

大约600年后,周王室日渐衰微。老子出函谷关,在楼观台留下了两卷《道》《德》经,后来人们根据老子的经书发展出道教一门,李唐王朝尊老子为祖,崇尚道教。终南山更成了道教的圣地。隐居修仙人的越来越多。

秦岭很大,素有八百里秦川之说。

辋川,只是这终南山千岭万壑中的一条小小溪谷,位于以玉闻名的蓝田境内。

这里有一处别业,本是武后当政时著名诗人宋之问所有。开元年间,转为以少年诗才名震长安的王维所有。十数年经营,颇有诸多得意的地方,文杏馆、看湖亭、竹里馆、辛夷坞等怡人小景,成了王维和朋友们煮茶论禅、弹琴长啸的佳境。

安禄山十五万大军反唐,直破长安的时候。玄宗闻风西逃时只带了皇子皇孙和一些文武重臣。以王维的品阶,不在此列。因此,安禄山攻陷长安,王维毫无意外的成了叛军的俘虏。并被掳至洛阳,供安禄山伪燕王朝装点门面。

这件事,也成了王维人生的巨大转折点。

毕竟在安禄山伪燕政权呆过一段时间。王维被**救回后,便有人将这件事报告了肃宗,应该是那些平日里嫉妒他诗才的人吧。王维被投入大狱。

幸运的是,他在安禄山伪燕时写的一首思念李唐王朝的诗被秀才裴迪流传出来,又有平反有功的弟弟王缙愿意为兄长削籍赎罪,这才被赦免,给了个太子中允的闲职。

连番不幸的遭遇之后,王维愈加向佛,过起了半隐半仕的生活。这些也直接影响到他后期的诗画,被人尊为诗佛。当然这是后话。

那浪荡公子和仆从,便是奔向这王维的辋川别业而来。

一天前的夜里,已经是夜禁时分,他收到一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但整件事,思量起来却非常的令人奇怪。

信,是由父亲的近身侍卫送来亲手交给自己的。父亲有一支二十人组成的近卫队,那二十名近卫跟随父亲的时间几乎比自己的年龄还大。他记忆中,这些人从来没有离开过父亲身边超过五十步。

当时自己正在书案前摆弄着一只木鸟。

前些日子在酒坊喝酒时,认识了一位正在禁宫修缮宫殿的木匠,这些匠人属于九寺五监之一的将作监统管,是皇室御用的工匠。两人酒喝在一处,甚是投机。那匠人便以木鸟相赠。

匠人说,木鸟是自己做工乏味时以殿柱的边角料做的,不成敬意。只是那木鸟内嵌机关,旋转机括可以飞出千步开外,也是旁的工匠不能所及的。

公子试过,匠人所言不虚。因此,夜深了也把玩不倦。

那近卫直接翻窗进了自己的书房,想必不是走的正门,而是游墙进得府内。近卫将信交到自己手上,也不叮嘱什么,只是两句寒暄后,迅即闪身退入夜色,遁形而去了。

信件是以父亲常用的封函装着的,不是竹管木盒,不是蜡丸藏书。不知道这是怎样一封信,竟让那近卫弄得如此神秘。

公子心中奇怪,捏信在手,未曾急着打开。先是掂了掂分量,又弹弄了几番。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思量一通,即是父亲差心腹送来,还是先看看信再说。公子当下取出一把象牙小匕,挑开封蜡,展信便看。

噫!一目了然,信的内容很简单。

吾儿。着查访高仙芝、边令诚二人旧事。没有落款。

此外,再无半点信息,也不说查什么内容,也不说急不急,也不说查到何层境地。就这么劈头盖脸的说查访下这两个人的旧事。

是啊,这二人一个死了多年。一个潼关陷落时,被叛军掳走。有什么事,肯定都是旧事。

就在他顾自端详那信的内容时,却忽得见了灯光映透的地方,一片红渍。

翻过来,那显然不是红渍。豁然印着的,是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帅印。如今这天下兵马大元帅可是当今天子的亲儿子广平王李俶。而且战乱之际,这帅印之下的权力毫不逊色他那皇帝老子的玉玺。

这是哪一出?父亲的信简单平常,看不出有什么大事发生。可这背后,却又盖着广平王的帅印,明白告诉自己这是一件天大的差事。

顺其自然吧。公子这样想着,将信收好秘藏。

高仙芝、边令诚都是比自己大过三十几岁的人物,又逢遭战乱,他们两个的事,知道的人也不多了。

不过,他倒是已经想到了一个人,也许他知道,打定主意,便安心去睡了。

主仆二人不紧不慢,倒也在日落时分赶到了辋川所在。

沿着辋河走到一处水浅流缓的地方,那里有一座漫水桥,头大的卵石用铁条箍住砌成三座桥墩,海碗粗细的榆木对半劈开铺做桥面,河水紧贴着桥板流淌而去。

过桥不远,一处山岗前的巨石上刻了“华子岗”三个字。绕过巨石,一条小路沿着溪流而上,直入深谷。二人落鞍,牵马进了幽谷。

山谷里,夕光斑驳,分外清幽。一缕凉风,吹得人心透彻。

最奇的一处,溪底是一块极大的青石,浅溪缓缓,绵延一百二十余步,全无半根杂草、石屑。青石冷然,令那浅浅的溪水,生起无限的清凉之意。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王老居士的《山居秋暝》,大概就是在这里得来的吧。这样的地方,真是容易让人生起出世的心意。

王维别业的入口,在一小块较为开阔的空地上,那里杂花野草生得非常茂密。小径没入其中,尽头是一座简单的木门。两根圆木分开树立作为门柱,丈二处又架设几根横木,人字形支了一座草亭。柴门,用去皮的荆条编制,年深日久,木色渐渐有了几分枯意。

右边的门柱上系了一个碗大的铁铃铛,铃锤下端系了一根细长的草绳。

门庭,十分的简单朴素。

要说这王家本也是河东望族。只是王维生性淡泊,后来习画学诗,没有沾染门阀子弟惯有的奢靡游侠之气。近禅之后,愈发的安素旷达。是以,这庄园经营许久,也只是更加幽朴归真,不见半点的艳俗痕迹。

二人拉马近前。那小仆见得公子眼色,去摇动细长的草绳。惊起一只灰色的松鼠,滑下木柱游入了草丛。铁铃声,悠远清扬,在山谷里流转回荡了好一阵子。

应声而来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童子,留着桃形刘海儿。童子一见来人,十分欢喜。因为,每当这位公子来的时候,就会有上好的酒食瓜果享用。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无疑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童子接过公子手里的缰绳,招呼着大家入内,和小仆一起把马匹安顿好后,早已按耐不住,赶忙兴冲冲取下公子带来的包裹箱笼。

此时,已经能看到一处临湖的屋舍,旁边一块巨石,刻有“鹿寨”二字。走到近前,能看到旁边的一处小小渡头。一叶扁舟系在湖岸。

“老居士就在竹里馆。我们直接过去就好。”童子一脸稚气。

公子点头上船。吩咐小仆帮童子一起撑船过去。

湖,不大。只是兴之所至,没有砌筑环湖的路径,任由野树疯长逼压湖面。

竹里馆,是一座“榭”,竹木搭建,茅草棚顶,只有三面围合,临水一侧探出湖去,装了低矮的栏杆。又因馆舍两侧种了许多的毛竹,因而取名竹里馆。

铃声响起的时候,王维正躺在临湖而设的一张胡床上,身前是一张百年的古琴。他并没有弹琴。入秋了,黄昏时,山中的凉气来的更早一些,万物清冷,他正独自伤怀。

他受贬斥后,来的人就少了。来时摇铃的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来送菜送粮的山民。这么晚了,应该是朋友。便嘱咐童子去接引来。

已是晚饭的时候。

浪荡公子推开门,大步进到馆内。不和主人搭话,先嘱咐了小仆和童子取过箱笼包裹,里面有两具精美的竹编食盒,装着在西市小仙居买来的卤牛肉、烤羊腿、酿驼峰、清蒸火腿,还有胡饼、馒头;一具竹笼里装着马**葡萄、哈密瓜等果物;三只皮囊里装着西域来的葡萄酒,战乱年代,这些葡萄酒尤为的珍贵。

公子吩咐小仆和童子帮忙,把熟食热好,瓜果洗好摆在盘里,酒也给各自斟好,这才招呼王维过来坐下。

“郭兄弟,还是那么豪爽!”王维任由他们操持着,看上去很享受的样子。

原来这位浪荡公子姓郭。

“哈哈哈哈,同豪爽人且豪爽!老哥请用!”。公子边说,边指了指桌上的酒食。

王维先是看了看那些葡萄和哈密瓜,微笑着说,“这些葡萄和哈密瓜不像是西域进贡的!”

“哈哈哈哈,自然不是。这些是我路过灞河苑的时候,让七宝进去偷摘来的!如今叛乱的事早已传遍番邦,去年那些番国就没来朝贡,今年的也还没到,怕是来不了。皇帝都吃不到西域进贡的葡萄呢。”

灞河苑在灞河东岸,是李唐皇家的田产。后来专门为皇家培植葡萄、哈密瓜、石榴等番邦的果物。虽说都是西域请来的农师,毕竟水土不同,结出的果物,大小色泽也差很多,口味也差一些。如今战乱,那灞河苑的守卫都去了前线,只留了几个老叟。因此被主仆二人钻了空子。

“哈哈哈哈,这等事,也就你这个浪荡公子做得。也亏你如此,才叫得浪荡公子!”王维听完也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都不是拘小节的人。王维虽是居士,对酒肉也能乐在其中。小仆和童子也在案前,边吃边为两人斟酒。几个人吃喝的很是快活。

几回酒肉下肚,山中落起了雨。湖面上灯光照过的地方,可以看到轻轻的涟漪。

此间真是快活啊!姓郭的公子想着。长安城里以前只是喧哗,现在重建着,更多了许多的嘈杂。一座小小的山谷里,竟成了世外桃源。

“咦?老哥有新画作成?”这时,他忽然瞥见墙上一幅画,便摇身起来,端着酒杯踱到画前。

画中大雪纷飞,一个人安卧于中堂。

画的是《袁安卧雪图》,袁安是东汉年间的名士,家境贫寒。隆冬时天降大雪,他只安卧家中。走访的官吏问他如何不出去乞食。袁安说,如今天降大雪,大家都难有口饱饭吃,不想去给别人带来麻烦。那官吏以其高洁,保举孝廉。

袁安因此成了历代士人心中安贫守节的榜样。许多名家都有画过《袁安卧雪图》传世。

王维也跟着举杯站起来,斜眼笑看着郭姓的公子。

姓郭的公子没看多久,便看出那画中的惊奇之处。原来,那画中竟还有两株繁茂的芭蕉。芭蕉本是岭南之物,于隆冬大雪中绿意葱茏,是人间没有的。

公子不由心下一震,转瞬又拍手惊呼,恍然有所醒悟,惊呼道:“妙绝。妙绝。这雪中芭蕉堪称千古妙绝!”

“是啊,裴秀才早你几日看到这幅画,也叫它雪中芭蕉,倒是忘了那冻着的袁孝廉!”王维说笑起来。

后来,王维这幅《袁安卧雪图》也真以《雪中芭蕉图》为名流传后世,袁安成了配角。

二人落回座中,酒已没了。公子拿起空空的酒壶,斟在两人空空的杯里。二人举杯痛饮。

王维心中大喜,知道他是真的懂了。脸上流露出难得的满足。

延伸阅读

怀银食品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ajus.shtml
怀银食品坐落于各地三大蒜产区之一素有中国大蒜镇的宿羊山镇经济开发区。公司东临连云港、

兰姬化妆品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gb8x.shtml
兰姬化妆品公司,面向各省市招商,目前各省市已有200多家连锁店。2012年,我们在此

善泉雪泉锁水冻膜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npd9.shtml
善泉雪泉多方位、深层次的研究和分析中国女性家庭生活用品、美容护肤、减肥瘦身、保健产品

倍思纯奶粉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uyzu.shtml
倍思纯系列产品由广州宏乐乳业有限公司总经销。倍思纯100%采用维多利亚鲜草奶源,在维

黄强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xokn.shtml
黄强围巾是围巾丝巾披肩等产品生产加工的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黄强围巾融

群益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aevz.shtml
群益工程机械配件有是一家从事大中小型挖掘机配件批发、大中小挖掘机配件库存充足,品质纯

宏大多功能节能灶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n6n0.shtml
北京宏太英佳节能科技有限公司隶属宏大集团,专职从事节能环保产品开发和经营。通过多年研

乐加乐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uqwa.shtml
乐加乐少儿英语是新世界教育集团旗下英语、雅思教学旗舰品牌。自成立伊始,乐加乐少儿英语

旅楠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ya0k.shtml
旅楠围巾是义乌市旅楠电子商务商行旗下产品,致力于精品批发,坚持以“让客户满意,为客户

和悦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p1fs.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此情长留-琅琊榜续文,苏凰向丧尸的习性

    张小飞明白,世界的大变样才是刚刚开始,眼下,这些丧尸是真正的大敌,现在的他,迫切的需要了解这些丧尸的一切信息。看看自己发福的身材,要速度没有,要力量更是不如几年前的自己,出去亲自收集信息的想法只是一闪就完全被放弃了。自从知道夏国政府还再勉强支撑着,网络的信息渠道还能维持联系,张小飞就一直在等,是的,

  • 天地寒霜嫌弃

    毕竟在那本书里面,主角受要跟他的四个攻组成战队,一路打怪升级到最终成为帝国最强战队。他们不死,哪有坑留给几位主角啊。所以此时在霍昭眼里,言小五已经是个死人,被骂也不生气。……你尽管骂,我就笑着看你怎么死。他好心情的弯起唇角,撑开遮阳伞,冲他们挥手,“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就不用送啦!再见。”看着霍昭撑

  • 寻红尘第十章在线阅读

    落烬霜是在七岁那年见到巫寻梅的。那时候他流落巨石原,没有灵力化作了黄鸟原形,正在遭受一群雷豹的围攻,是巫寻梅出手救了他。巫寻梅年纪轻轻,但已经是黄鸟族内定继承人,看人的时候总带着副高高在上的睥睨架势,却还是冷着脸对落烬霜伸出了援助之手。“你没事吧?”巫寻梅问鸟形的落烬霜,他知道它听得懂。小落烬霜抖了

  • 飞上枝头在线阅读第四节

    “啊啊啊!”受到了村子外围魔狼群的攻击,跑在最后的那个孩子被一下撞倒在地上,就连手上那用木棒和尖锐石块所制造的石刀也被撞飞,弹到了村口附近的地面之上。要是按着这个节奏发展下去的话,下来这个连武器都丢失了的小孩子也就只有成为魔狼群食物这一个下场而已。距离建筑在几个天然山洞旁边的罪人之村也就只有不到百米

  • 超神学院之路西法在线阅读第10章

    那个声音讥讽地笑起来,“天真!你夺走他的命运,他就会被这个世界遗忘,渐渐消失在这个世界里,回归死亡。你本来是必死的命运,靠着吸取他的气运活着,你们两注定不能共存。”江如风的拳头握紧。那个声音说,“你该感谢你之前没有真的杀死他,如果在没有彻底夺走命运前杀了他,他会死,你会死,我想要的东西也无法到手。”

  • 我的系统是女主情敌出现

    单茗也是篮球队的助理,她是各种比赛还有训练日常的助理,而以后汤小米担任的则是一些琐事的助理。简单点就是单茗负责嘴上布置任务,汤小米负责体力执行任务。“我就知道汤大驴不会让我轻轻松松的!”汤小米扛着一箱矿泉水,嘴里嘀嘀咕咕,每一句不离“汤大驴”“要不是搬水,我就可以多看会儿江辰了!汤大驴!”单茗在一旁

  • 大明春色在线阅读第1节

    神器出世“系统”:玩家【战随风云起】与玩家【落繁】感情破裂,从此转身即天涯,男婚女嫁互不相干。一条系统消息在界面闪过。正用刚从副本里刷到的极品移灵晶的苏蔚晚操纵着界面上的女战士,小心翼翼的输入着魔力在熔炉中与各种材料融合,制作刚刚完成,就看见了系统这条很悲催的消息。心哇凉哇凉的,说不出来的感受。“在

  • 夜开明合之第四章(4)

    省中央,靠近洪江高校一点的路段,一栋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豪华的有些不像话的落地房。行至门前,自觉今日收获颇丰的洪阳嘴里哼着小调,取出随身携带的精致钥匙,打开了房门。他所谓的收获,也就是跟邋遢男子多说了几句话而已,对方依旧没有要收他为徒的意思。一名管家服饰的中年男子立于门后,谁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

  • 霍格沃兹的星空在线阅读第四节

    “你去看看那个丫头吧,她伤得不轻,我们王府的徐大夫也有一点束手无策,丫头受的伤是内伤。”铁妈有些担心。“那丫头不会那么轻易就死的,铁妈,你放心吧。”“那丫头躺在哪?”“我的房间。”铁妈道。“我知道了。”水梦寒下一秒已经是消失在了原处。铁妈无奈地摇摇头。铁妈的房间:水梦寒站在房间外,因为速度快,水梦寒

  • 末路旅途在线阅读第十节

    尹书昊半边侧脸埋在白色的枕头里,长长密密的睫毛动了动,英俊的面容里有种魇足过后的疲倦。刚刚醒来,还没有睁开眼,想到了什么,薄薄的嘴唇突然勾起好看的弧度。顿了顿,他抬手摸向身旁的床边,手上扑空,他慢慢睁开眼,床边已经没有人了。随意裹上浴巾朝洗手间走去,里面也没有人影。如果不是空气里残存的味道,他都要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