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延禧同人|傅璎|得体夫妇】谁凭珍馐做红妆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沈菁禾c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误会?”陆昇想了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他开口第一句竟然是‘误会’,“呵呵,我可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不,不是的,我们之间肯定存在误会,我叫谢南,您要娶的肯定不是我。”

陆昇听到他的名字皱了皱眉,刚想开口,门口的小厮敲了敲门,“大少爷、大少奶奶,水准备好了。”

陆昇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沉着下来,“进来吧。”转头看向谢南,眼眸略带复杂:“先梳洗罢,娘还等着我们呢。”

‘谢南,怎么会姓谢呢。’就算不知道娶的人叫什么名字,陆昇也记得那家人明明姓‘肖’,‘难道其中还有什么误会不成?如果真是那样,那昨晚……’一时间他的心也乱了,看向一旁艰难起身的谢南眼神充满复杂。

谢南一边梳洗一边心有所思,他都说了自己的名字,看这男人惊讶的反应,应该是弄错了,只要把误会解释清楚,想来他离开的几率还是很大的,这么一想他一直绷着的心总算是松了点。

只是现在他还不得不去见所谓的‘娘’。

昨日的喜服早就皱的不成样子了,在谢南梳洗的时候,陆昇皱皱眉还是起身打开了一旁的衣柜,里面摆满了新做的衣服,有西装有长袍也有马褂,想想拿了套暗红色马褂出来,‘毕竟是新婚,还是穿着喜庆点好’。

谢南倒也不介意穿什么,换上马褂之后就坐在一旁等陆昇,只是屁股接触到凳子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昨夜被过度开拓过的地方还是一阵阵的难受,而且总觉得那里面有什么,只是看了眼一旁梳洗的人,他还是决定忍忍罢。

陆昇也穿了一身暗红色马褂,只是花案不同,因着陆昇比谢南还高出些许,大概有一米□□的样子,两人站在一起倒是十分养眼,当然这在有心人的眼里就是登对儿了。

“走吧。”陆昇理了理领口,沉声道。

“嗯。”谢南起身,双手却有点紧张的紧了紧,跟在陆昇的身后,等对方打开那扇镂空房门,跟着身前人抬腿缓缓跨出房门,他的瞳孔渐渐放大,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蔚蓝的天空、飘着的白云,青翠的树木、精美的盆栽,就连清冽的空气都是他所不熟悉的。

一瞬间,谢南的眼睛红了,他想到了远在另一个时空的父母,他这一消失,已经上了年纪的父母该怎么办呢?

也不知道现在爸妈吃的好吗?穿的暖吗?日子过的开心吗?

开心?如何开心,唯一的儿子生死不明,要他们怎么开心?

‘会好的,会好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回去的,爸妈,你们等我。’谢南在心中暗暗道,即使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可他不想放弃,这个时代不属于他,在现代他还有太多的牵挂,如何能让他在这里安心的生活下去,哪怕一点线索都没有他都要尝试寻找回家的路。

“你在想什么?”身旁突然的男声把谢南从哀伤中拉了出来,他摇摇头:“没什么,我们快过去吧。”他想快点过去,快点和那些人解释清楚,这样他也能快点离开,快点去找回家的方法。

陆昇显然是不相信的,但是看谢南显然是不愿多说的,他也就不多问了,两人本就没感情,如果他根本不是他要娶的那个人,那么他们两个人更是连一点情分都没有。

徘徊、徘徊、再徘徊,纠结、纠结、再纠结,终是下定了决心,肖路山咬咬牙,还是推开门走了出去。

“儿啊,你这是要去哪里?”肖母一把拉住他。

肖路山低垂着眼眸道:“娘啊,我要去陆家……我还是放心不下,那个人,他代替我嫁进了陆家,可他也是男人,我不愿嫁给男人,难道他就愿意吗,我实在放心不下,我必须去看看。”

“儿啊,你别去,陆家要是知道我们骗了他,指不定会怎么对待我们,趁你爸不在,我们快逃吧。”

肖路山摇摇头:“娘,不,我不逃了,其实我当初就做错了,我再不想嫁也不能让旁人来代替我,我不放心那人,我一定要去看看。”说罢挣脱肖母的手,几步跑了出去。

从上河村跑到镇上,也够他喘上大半天了,可肖路山一步都没有停,这一路跑他一路想,越跑思路越清晰,当初把那人救来时看他穿着不像是落魄人,反倒应该是家境不错的公子哥,那人本该有个幸福的人生吧,可因为他的一念之差,把人害的,他心中被后悔折磨的痛苦不堪。

“呼呼呼呼……”肖路山终于停下脚步,他弯着腰喘着气缓缓转头,偌大的门口摆着两个大石狮子,木门紧闭,陆家小厮正挥着扫帚在打扫大门前的石阶,抬头那巨大的门匾上端的是两个字——陆府。

“两位大哥,我有点事情找你们陆老夫人,能麻烦你们进去报备一声吗?”

那两小厮看了他一眼,想到里面老夫人正忙着,又看看这人穿着落魄,想着此人定是没啥要事儿,抬手就想把人打发走:“去去去,我们老夫人忙着呢!”

“忙?忙什么呢?”肖路山生怕是昨天那男子出事了,心中更是焦急万分。

“哎,这关你什么事儿啊,快滚啊,不然我可赶人了啊!”

眼看今日见不到陆家人,肖路山咬紧牙关,他狠心一闭眼,冲了上去,“开门!开门!开门!我是肖路山,肖家人!”他全力捶着木门,门口扫地的小厮没想到这人会冲上来,“喂,你这人有病啊,快滚,滚滚滚……”

可肖路山捶门的声音毕竟大,还是惊动了里面的管家,“吱呀——”木门缓缓打开,“我刚才听见你说你叫肖路山?”

管家出面了,两个小厮都松开了肖路山,退到了一边。

肖路山双眼直视管家,点了点头,“没错,我叫肖路山,就是你们陆家打算明媒正娶的男妻——肖路山。”

当他这么一说,管家眼神复杂,一旁的小厮却都瞪大了眼珠,‘这穷小子是大少奶奶?那昨日和大少爷拜堂的是谁?’

“你进来吧。”

当肖路山踏进陆家,看见眼前一切的时候,他就知道出事了!

只见陆家正厅,有一身着暗红色马褂的男子被人压着跪在地上,即使那人背着他,他也知道这人就是他当初救起的男子。

刚才他在门外的喊声,里面的陆家人都听见了,即使隔着一进门的距离他也能感受到所有人落在他身上的视线。

这其中也有陆昇的视线,他袖子下的手掌都握紧了,‘他才是肖路山?’

当肖路山走进正厅,跪着的谢南才缓缓转头看向他,他不记得眼前的人是谁,但从刚才众人的反应还有之前他解释自己不是他们要娶的男妻,那老夫人问他是不是肖路山,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清楚的告诉谢南,眼前这人是真正的肖路山,才是这家人打算娶进门的男妻。

“他,刚才说他叫肖路山,你们都听见了,我叫谢南,我根本不是你们要娶的人,现在你们可以放了我吧。”

一旁的肖路山也跪了下来,“陆老夫人,是我对不起这位先生还有陆家,希望老夫人能放了他,我愿意……”

没等他说完,陆老夫人用冷冷的话打断了他,“你算什么东西,我们陆家的事情何时轮得到你插嘴,昨日所有的商界朋友都亲眼见证了我们陆家大少爷的婚礼,陆大少奶奶就是他,这是不论篡改的事实。”她纤细的手指指着谢南,口气坚定。

谢南双眸瞪大,挣扎了两下却还是被护院压住身体不得动弹,他情急道:“老夫人,可我不是肖路山啊,我不是你们要娶的人啊。”

坐在一旁看着眼前一切的陆昇暗暗咬紧牙关,‘就这么不愿嫁给我吗,明明昨天还恬不知耻的向我求欢,下了床就一脸被迫的样子,装给谁看,呵呵,你越是想走,我偏不如你愿。’

“那又如何,昨日你当众掀了盖头,哪个宾客没见过你的脸,在江南谁不知道你是我陆昇的人,你不叫肖路山又如何,从今而后我陆昇的妻子、陆家大少奶奶就叫谢南!”

一番振地有声的话语犹如晴天霹雳在谢南的头顶炸开,他狠狠盯着陆昇:“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愿意,我不愿意嫁给你,你不能这么对我……”他挣扎的更加厉害,几乎挣脱护院的手。

陆老夫人双眼一眯:“哪有妻子对着丈夫如此无礼的,既然是我陆家的媳妇就必须懂规矩,来人呐,上家法。”

“是!”

跪在一边的肖路山眼睁睁看着谢南被护院们死死压住,有人端着一根拇指粗细的皮鞭走上前来,这就是所谓的陆家家法。

“来人呐,请这位闲杂人等出府,往后不准他再进我陆家的门。”

“是!”

肖路山不知道后面陆家都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在踏出陆家的身后,身后一阵破空的皮鞭声,男子痛苦的嘶哑声直击他心脏,他不记得自己如何回到的家,到家后伸手一撸,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脸泪水,他缓缓跪地,沙哑着声音诉说着无尽的后悔:“对!不!起!”

再说陆家这边,黑色皮鞭沾着红色血迹,却让人看不真切,抓着皮鞭的手是格外的紧,陆昇满面寒霜,冷眼看着忍不住抽搐的人,那人身上的马褂已经破碎不堪,衬在里面的白色内衫映出殷红血迹,伤的不轻啊。

陆老夫人摆摆手,示意可以停下来,她看了眼自己的大儿子:“昇儿啊,不是为娘逼你,既然这是你房里的人,他犯了错,必须由你来管教,如果你没办法管教就由娘来管教,总之,虽然他是男人,可他嫁给了你,就是你的人,三从四德他不想遵守也得遵守”

从一开始看戏到现在的二房和三房都是一脸的凝重,他们没想到今天家里会上演这么一出,原来大嫂不是大嫂,可这假大嫂却真成了大嫂,只不过看着男子一身傲骨的样子,日后还不知道要折腾出多少事儿。

站在下面的小厮、丫鬟也都亲眼见证了这一幕,看大少奶奶被大少爷打的这么惨,众人心中各有计较。

陆昇把鞭子一扔,“娘,那我把人带回去了。”

陆老夫人点点头,“今天还没喝到媳妇茶,明日一早可别忘了。”

陆昇把人从地上一把横抱起,听了母亲的话,点了点头。

谢南一米八的大个要打横抱住也是不容易的,但陆昇看上去却抱得很容易,谢南被鞭子抽的这么惨,疼的根本晕不过去,也没力气反抗陆昇,只能任人把他一路抱回水榭。

“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路上,谢南在陆昇的怀里问道,他恨呢,如果不是陆昇的坚持,他很有可能就被放了。

“娘也坚持你是陆家的媳妇……何况,陆家大少爷需要一个少奶奶。”陆昇心里很乱,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短短的两天,他和怀里的陌生男子发生了太多,太多!

“就因为……你需要,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谢南只能用惨白的双手抓住陆昇的衣服,用力到手指泛白,可想而知他心中有多恨,“我会走,迟早我会离开……陆家还有你,都拦不住我。”

陆昇冷着一张脸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抱着怀里的人一步一步走回水榭,走回他们的婚房。

把人放到床上后,他才发现怀里的人已经晕了过去,他连忙叫道:“来人呢,请大夫。”

贵生端着冒着热气的汤药走到大少爷的房门口,“少爷,药煎好了。”

“端进来吧。”

“是。”

待进去了贵生才发现大少爷把两人睡觉区域的帘子放了下来,外人根本看不到里面,‘难道少爷在里面照顾那个男人?不不不,大少爷喜欢的可是女人,他怎么会照顾一个男人呢。’可,看了眼垂下的红帘,贵生挠了挠头。

陆昇终于把人擦拭干净了,请了大夫才知道这人身体已经虚弱到了这个地步,想到之前自己还那么用力的抽他,陆昇放在腿上的手紧了紧。

视线缓缓落在那人的下半身,刚才他还清理了这人的……下面,想到昨夜嗜骨的爽,他才知道原来男子和男子之间做还要注意那么多,尤其是承受方,看来下次要注意了。

陆昇一惊,‘下次?哪来的下次?’他狠狠掐了自己的腿,都怪这男人昨夜勾引他,竟让他开始胡思乱想。

“贵生,把药端进来。”

“是。”

走进床边,陆昇接过汤药,“你下去吧。”

“是。”

贵生挠挠头,便离开了,可他还是注意到床边弥漫着膏药味,还有脸盆里的热水和毛巾,大少爷肯定是给那男人又是擦身又擦药,而且刚才少爷都没让他喂药,而是他亲自喂的药,‘难道以后我真的要叫那男人大少奶奶?’

延伸阅读

芊芊燕燕窝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ruq.shtml
芊芊燕燕窝品牌隶属于燕之初健康美(厦门)食品有限公司,为顺应形势发展,实现公司战略拓

共成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arb2.shtml
共成洗涤用品是一家从事日用品、化妆品技术开发、推广和贸易的科贸企业。共成竭诚为各客户

永州玲丽化妆学校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g0i4.shtml

西域佳园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gmeb.shtml
乐陵市西域佳园大枣购销中心地处闻名国内外的红枣之乡——山东省乐陵市,是一家集红枣种植

邻加果园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gcem.shtml

智丽门业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ssz2.shtml
佛山市南海区智丽门业有限公司专业生产高品质、个性化的私人订制的欧式风格与现代风格的室

海狸先生洗衣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6om3.shtml
海狸先生洗衣是北京海狸先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由青岛海尔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和小村

美涤洗涤设备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bja0.shtml
石家庄美涤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本公司是以洗涤、洗涤产品销售、干洗店加

小老弟酒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phtg.shtml
洛阳小老弟酒业有限公司,其生产基地位于洛阳市各地文化遗产-龙门石窟风景区内,东临伊河

乐普加盟  http://www.canakkalearackiralama.com/ntqb.shtml
乐普电解水机为亚洲的电解水机少部件生产基地,长期为大陆、台湾、日本及南韩等众多电解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争鸣之侵袭

    魔兽依旧气势汹汹的朝着他们两人的方向狂奔而来,而此刻,狮子之境的燕走乡,正是下一个挡在魔兽群面前的城镇,为首的驻军首领寒冷杉额头正冒着冷汗,胆怯着手举枪乾的士兵们正双腿发抖的望着飞疾着扬起尘土而来的魔兽,退堂鼓的心理在每个人地心里荡漾起来。“反正怎么也是死,为什么我偏偏还要上,我..我想逃”;“这是

  • 我从愤青到神豪在线阅读第五节

    被程处礼叫破身份,李承乾只是意外了一下,可那几个护卫却是一惊,纷纷拔出了腰间佩刀。“退下吧。”李承乾打发走护卫,绕着程处礼转悠一圈,啧啧称奇:“怪哉怪哉,一个人的变化怎么会这么大,简直判若两人啊!”他跟程处默的关系非常好,也曾一同去看过程处礼。“是不是变帅了很多?”程处礼四十五度角仰头,摆出一个酷酷

  • 灭天行在线阅读第9节

    非礼啊。林芷想喊一嗓子,但是这位是合法丈夫,真要发生什么是履行义务,喊破喉咙都不会有名叫破喉咙的人来救她。她想着没要紧的互联网笑话,联想自己大概已经变成那个时间线里存在过的一捧灰烬时,心中一阵悲凉,不由自主地回应了沈荇的亲昵。沈荇得到鼓励,咽喉间发出幼兽一样的呢喃,青涩的吻逐渐激烈。直到窒息感打动人

  • 晨起末落在线阅读第十节

    “臭小子,臭小子。”杂乱的声音在白喻的脑子里响起,白喻感觉到头很疼,身上很热,意识虽然清醒,但眼睛却睁不开。“你还要睡多久?”啪的一声,白喻的脸火辣辣的疼,他睁眼便看见张仪在他眼前。“老怪物,你打我干嘛?”白喻埋怨的叫道。见白喻醒了,张仪笑了笑:“小子,我不打你一巴掌,你怎么才能醒来。”张仪抽出其扎

  • EXO之亦生含情之一开始他是拒绝的

    冯紫坐在病床边,看着一脸委屈的陈枫。“喂你有没有搞错?是我被袭胸了好吗?!”冯紫说。“平成那个样子你以为我想袭?!”陈枫把枕头护在胸前,俨然一副花姑娘被日本太君调戏的样子。“我靠!我平胸我骄傲!我为G.K.省布料!”“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真他丫的滑天下之大稽!”“等等!我妹妹呢?”陈枫的

  • 时光告诉我们时差在线阅读第6章

    这四人小队里,陆羽蛮、少云傻,剩下一个苏溪接了任务之后只会闷头往前冲,当姜平把自己的疑惑提出来之后,几人这才停下手中的动作。是啊,这风刃自己几人都能施放没问题,可为啥扔不出?这肯定不是自己扔出去的方式有错误,恐怕真正的原因出在风刃里边了。精疲力尽的几人慢慢聚在一起,陆羽先开口道“姜平,你先发现不对的

  • 火影之完美贵公子新工作上岗

    一个月后,张志鹏终于找到了工作,在郊区一家工厂做品管,一个月两千多块钱,他很满意,决定慢慢从基层做起。晚上的时候,由于高兴,免不了又和翟宏友到兰姐的小菜馆撮一顿。但谁知道喝到一半的时候翟宏友突然被一个电话叫走了。翟宏友神秘兮兮的说,他新女朋友呼他,于是他就屁颠颠的走了。张志鹏估摸着翟宏友晚上要和女朋

  • 英雄联盟之直指巅峰之出事?!

    环采阁内,一女子坐在高台,屈膝而坐,一双素手在一把古琴上飞舞,客满庭,酒满觥,故断危弦声不成,侯门空复情。山层层,水泠泠,一曲龙吟万虑淸,风微元鹤。一曲罢。台下客官都大声的应着好,但在那群人当中却混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姐姐的曲子真是好听,怎么听都不会腻,嘻嘻,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是说是慕名而来。小宝,

  • 教化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一章

    “孙斩天,孙悟空,你们两个人,犯下滔天大罪,触犯天道,今天,我必然将你们两个人镇压,以还这天下一个朗朗乾坤!”如来佛祖,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看着两个身披金甲圣衣,一个手持如意金箍棒,一个手持通体金光燃烧着烈焰,其内雷光闪烁的神光奕奕的棍子的男人!这两个男人一个满脸绒毛,尖zui猴腮!一个面容英俊,黑

  • 寄生危机在线阅读第8章

    某日,幽碧凌整理好艺术节的方案资料,准备去问问莫翎风的意见。凌向晚只是挂名,其实主要还是幽碧凌和莫翎风负责。因为凌向晚不负责主持,他就操劳一下会场布置。莫翎风不情愿也接受了校长的要求,和幽碧凌一起主持艺术节。他正心烦着时,门响了,幽碧凌走进来。“那个,莫翎风。我写好了艺术节的演讲稿,你看看还有什么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