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刀剑乱舞)干了这碗毒鸡汤之岚斐客栈

作者:映溪禾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田韦谨记成至墨的命令,日夜兼程,快马加鞭地赶到了明州月湖。此刻正是傍晚时分,西斜的晚霞像是血红一般地洒在湖面,衬得整个月湖通红一片。时至黄昏,街上的人却不少,有准备着夜市的摊贩,有背着大刀在路边面档吃面的过路侠客,还有些人在不远处的几间茶楼上,齐齐看着一个方向,他们是在看着湖边上那家逍遥客栈。

说起逍遥客栈,它看起来也不过是普通的客栈模样,镇上的百姓从不觉得它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每过几年,这逍遥客栈必定会热闹一番,里面会住满了各式各样背着刀拿着剑的侠客,个个看上去都是一脸惹不起的样子。

此时刚到月湖的田韦暗自一算,离萧谷开谷还有五日,但时至傍晚,街上街上喧嚷不减,心想看来月湖比想象中热闹得要快些。

田韦不敢迟疑,一进城他便牵着马找到了逍遥客栈。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逍遥客栈了,从前来的时候,自己只不过是刚出江湖的一个无名小辈。因萧谷名声远扬,便慕名而来,凑着热闹。看着一些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前辈,在客栈里面饮酒作乐,开怀谈笑,自己心中有些酸楚,也有些向往。今日自己竟手持啸风令,来到客栈,田韦不禁腰也挺得直一些了。

田韦见逍遥客栈大门紧闭,便举手敲门,但一片寂静,店内无人理睬。忍不住又敲了一次,还是一样无人答应,心中不由有点急了起来,又伸手想再敲门。

却被忽然出现的人打断了:“这位大哥,你要到逍遥客栈投宿啊?”

田韦闻声转头一看,原来是在路边摆面档的男人,心中的防备渐消,说道:“是的,不过为何这家客栈没有开门?”

那摊主扬了扬手说道:“这客栈好些天都没开门了呀!。”

田韦一听,惊道:“什么?”

那男人又说:“怎么这三天两头的,都那么多人来这家逍遥客栈呀,你要是着急投宿,就去对路几家客栈,问问还有没有空房,特别是刚开的那家岚斐客栈,是我们镇上最好最大的,听说还是当今首富司徒家开的,站在那楼上呀,还能看到我们镇上的风光!”那男人说的脸上好生自豪,像是那家客栈便是他开的一般。

但田韦听他一说,不由问道:“你说那客栈楼上能看到镇上的风景?”

那男人点了点头答道:“对呀。”

田韦又问:“那儿能看到逍遥客栈吗?”

那男人皱眉地看着他,似是不明他为何如此问道,说道:“若是客栈三楼的对街的茶座,应该能看见。”

田韦听后连忙谢过那个男人,牵着马转头便去找那间岚斐客栈。

话说田韦走不了多远,便在对路瞧见了那家面档老板口中所说的岚斐客栈,远远望去灯火通明,门庭若市,而且看上富贵辉煌,灯红酒绿,田韦一时竟有点身处于临安中繁华热闹的错觉。

田韦刚到门口,便有个店小二急急忙忙迎出来,热情地接过他的马缰问道:“客官是来投宿还是歇脚的?”

田韦说道:“投宿的,要一间头房。”说着便掏出一贯铜钱要打赏给小二,那小二一看田韦出手宽绰,顿时更是喜笑颜开。田韦见小二欢喜地接过铜钱,便顺势问道:“我看今日镇上为何这般热闹呀?”

店小二笑着说道:“这几日不知为何,镇上竟来了很多江湖道上的朋友,不止我们客栈,其他客栈也是客似云来。”说着那店小二掂了掂手上那串铜钱,想了想又道:“不过客官,我还是好心提醒一下你,没什么事别到处走。”

田韦问道:“这是为何?”

店小二凑近轻声说道:“虽说那些江湖侠客个个看起来豪爽大气,不过也免不了有些私下有仇怨的,便是昨日,就有两帮人在我店门前大打出手,最后还是我家掌柜亮出了司徒家的旗号,他们才肯罢休的,虽然我们客栈没什么破损,但苦了当时过路的那些不懂武功的人,受不不少牵连。”

田韦听后点头,又对店小二客气了几句。心中却想看来成二老爷想的不错,人流混杂便容易出意外。但如今逍遥客栈竟闭门不开,自己身上藏有啸风令,只怕被旁人知道了,不止会来强抢啸风令,还会连自己的性命都要被搭进去。想着只觉心中不安越来越大,只好默默便盘算着,这几日先装作是来凑热闹的人,莫让自己太显眼了,等逍遥客栈一开门,便第一时间赶去。

想着这前后一会儿,店小二便迎着他进了店。

田韦一进门,便看见店中大厅,坐个各式各样的人物,他怕被别人注意自己也不敢仔细看,只是瞧了几眼,竟看到一个眼熟的人,不禁心中惊讶道:“这岳临枫怎么也在这里!”岳临枫是如今武当派掌门坐下的大弟子,又见他身边坐着几个一样装扮的男子,田韦心中局促,武当派是江湖大派,就算是萧谷开谷这种热闹也是很少来瞧的,为何这次竟会来?

田韦此时越想越不对劲,不敢久留大厅,匆匆向掌柜要了间头房,便跟着店小二上楼。谁知刚走几步,便听见有人大喝:“今年是有稀客呀!连武当派的人都来凑萧谷的热闹了。”

这话说得气如雄钟,一听便知是运了内力喝出来的,引得座下的其他人纷纷回头,不禁好奇到底是何人有如此功力。只见那喊话的男人,是个身长约莫四尺多半寸的侏儒,身边还拥着一群凶神恶煞之辈,正死死地盯着武当那几人在看。

此时在岳临枫身边坐着的一个俊秀少年,满脸怒色拍桌而起反驳道:“矮子鬼,你这几日三番五次地来找我们麻烦,是觉得我们武当派好欺负吗?”那少年还想再骂几句,却被身边另一位少年拉住,低声说了几句后,俊秀少年便不服气地坐下了。

矮子鬼见武当几人还是装作无事一般在喝茶吃饭,一时恼羞,大喝:“好你妈的一个武当正派!我们鬼子帮有事求你,你们竟是一副清高嘴脸,宁愿看着我们帮主病死,也不愿把你们手中的啸风令拿出来!”似是越说越气愤,跟手就把桌上的酒菜都砸了个稀巴烂,那些拥在他身旁的人,也个个都似是不忿地在鬼吼怪叫。

那些坐着的其他客人大多都江湖中人,一见这种场面,便知是要闹事了,一个个都像是在看好戏一般,瞄着两方人来回地看。

此时一直不语的岳临枫站了起来,面无惧色地走到矮子鬼面前,说道:“鬼子帮的兄弟,怕是有什么误会,我们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我们身上并没有啸风令。”

矮子鬼立即反驳他道:“若真没有啸风令,那么你们这些一向清高,自誉为名门正派的人,又怎会屑于来这里凑热闹呀!”矮子鬼这话真是恶毒,这不就是摆明当着众人的面,落武当派的面子吗。

岳临枫一听矮子鬼的话,脸色顿时一黑,忍着怒气说道:“我之前是敬重你们鬼子帮的吕帮主是条好汉,不与你们计较。我们武当派顶天立地,说了没有啸风令,便是没有。就算你们问多少遍,我们也是没有。若你们再这样胡说闹事,休怪我不客气!”

岳临枫这话可谓是火上加油,矮子鬼本就一肚子火,一听他这番话脸色顿时一变,二话不说便跳起一掌朝岳临枫面门打去,还喝道:“我打你奶奶的臭狗熊!”岳临枫见矮子鬼出手成风打向自己,也不再多说,闪身一躲拔剑刺去。

双方的人一见两人打起来,便个个都毫不犹豫冲过去打起来,一时之间双方人马撕斗,场面混乱的很。

田韦一见两方人打了起来,心中怕这些火烧到自己身上。赶紧催促那小二快快带路。小二也是个怕事的,见此时刀光剑影,怕伤及自己,连忙带着田韦上二楼,谁知刚走上了几阶楼梯,便见有个身影直直地飞撞过来,一下子撞烂了阶梯的栏杆,眼看便要直直地砸到田韦和店小二身上。

要说练武之人,都会在紧要关头身体有本能反应,田韦也不例外,此时田韦一见有人向自己直飞而来,还未反应过来,便出手一把抓住店小二的腰带一扔,那小二便毫发无损地滚到二楼,接着运气将撞来的那人一拨,四两拨千金般拨到身旁,提起那人衣衫用力一拉,只见那飞撞过来的人,便稳稳地落在自己身旁。

但田韦一出手,心中便后悔不已,暗自不安道:“自己这种身手只怕要惹人怀疑。”又看清那个飞撞过来的人,正是方才坐在岳临枫身旁,忿忿不平的俊秀少年,他一脸苍白,似是被刚才的事情吓到,看着田韦一脸感激。

这时一个身影匆匆跑到二人身边,对被救下的俊秀少年问道:“沧海,没事吧?”那个沧海脸色渐渐恢复答道:“师兄,我没事。”

那个匆匆跑来的少年,正是方才矮子鬼出言挑衅时,拦住沧海不让他乱说话的人,田韦见他面目俊朗,形态略微瘦削,身穿褐衣,腰间佩剑,一看气质便知是个稳重成事的少年郎。

那少年一听沧海并无大碍,便立即对田韦躬身道谢:“多谢大哥,幸得你出手相助,我师弟才无碍。”

田韦此刻最怕惹人注目,只是摆了摆手,连声说道:“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说着想迈步上楼,想趁旁人还未注意到时赶紧离开。

但又听到那少年说道:“在下赵钟冧,是武当派的弟子。若大哥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便去武当山找我,我一定尽全力助你。”

田韦此时哪有心情理会他,只是含糊地说了声“好”,便急忙上楼去找那个趴在地上的店小二,要他赶紧起身带路。而那店小二被方才一幕吓得不轻,见田韦走到自己身旁,战战兢兢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想向田韦说几句感激的话,但田韦连忙打断道:“赶紧带我去房间!”店小二只舔了舔干燥的舌头,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走到前面,带田韦到他的房间去了。

赵钟冧和沧海二人还想追上去,但见田韦身影匆匆消失在拐角,而此时客栈大厅还是一片混乱,打砸声漫天,赵钟冧不禁皱眉,心想这次师叔实在是太过冲动了,又想起下山前掌门一直叮嘱要谨慎行事,切忌引人注目,但如今惹上这些人,怕是想不惹人注目都难了。

就在一片混乱之际,只见客栈门口传来一声大笑道:“你瞧瞧这些笨人,为了个破令牌竟然大打出手!”这话说得轻飘飘的,却还是一声声地传入了客栈内那些江湖人士的耳中。

那些厮打在一起的人,一听这句话都纷纷停手,有个鬼子帮的男人还喝道:“那个狗崽子在胡说八道!”

这时只见客栈门前站着五人,为首站在前面的男子长得一双上挑的凤眼,衣衫飘飘,姿态风流,身后跟着四个姿色漂亮的女子并排站着,一副媚情温柔的模样,而方才出口说话的,便是站在前面的那个男子。

男子似是没看见店内的混乱,径直走到柜台前跟掌柜说道:“给我你们店里最好的房间,还有给我备上顶好的酒菜。”

岚斐客栈的掌柜作为司徒家的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便应了声“好”,把躲到台下的小二拎了出来,喝道:“给贵客带路!”那小二在深秋也被吓出一身冷汗,涩涩地走到前面带路

此时店内忽然有人认出了那衣衫飘飘的男子,惊声大喊:“他是桃花公子!”

此话一出,人潮中一阵轰动。

这人竟是魔教的桃花公子!

延伸阅读

西塞密室逃脱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uloz.shtml
西塞密室逃脱隶属于秦皇岛恒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现代高压的生活让许多人都觉得压力过大,虽

ABC外语培训学校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sa4g.shtml
ABC外语培训学校加盟公司简介abc教育集团以外语培训和基础教育为核心,拥有短期培训

铭族净水器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6gbr.shtml
随着水质污染事件频繁发生,人们对健康饮水的呼声愈发高涨,推动了政府对净水器产业的重视

洹宇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a7s2.shtml
洹宇婴儿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婴儿背带、母婴用品、洗涤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MORSCA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nk4b.shtml
MORSCA饰总部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集珠宝饰生产、销售、代客户设计订做的多元化

一路平安汽车坐垫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s7i9.shtml
有车的驾驶人是否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夏日烈日暴晒下车内温度很高,高达60多摄氏度,而

魅力厨房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6kr2.shtml
魅力厨房隶属于魅力厨房(上海)食品有限公司,公司为东锦集团旗下一员,是一家将传统食品

湘雅家纺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uqjh.shtml
东莞市湘雅地毯的限公司自创建以来,一直专业从事于地毯业务的生产经营。多年来我们本着诚

玛可酒店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ugft.shtml
玛可酒店环绕在地王大厦,深圳火车站,京基100,KKmall,大剧院地铁D出口,红岭

思特莱斯干洗店加盟  http://www.maddybags.com/sjju.shtml
沈阳思特莱斯洗衣有限公司创于2002年,是一家从事专职洗衣服务及洗衣店连锁经营的现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衾枕昧节候之重回故土(10)

    十几年后……就算我说我爱你就算我说我想你你也不能听到我的心依然停留在孤寂里……熟悉的铃音把夏杨柳从睡梦中吵醒,困意依在的她眼都不睁,拿起身边手机,心中抱怨道:“谁呀!这么讨厌!不让睡安稳觉!”电话通了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就听到:“喂!小懒猪!起床了没有啊?快点!我在市医院门口那个公交站牌等你。”对方说

  • 我是一个匈奴人之传说中的丑女作家(2)

    “来喽,吃饭咯”陈子瑜一边端着饭菜走到餐桌,乐呵呵的说着。却看到洛丢丢坐在电脑前闷闷不乐的发呆。单凭从她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她一定是有事。这丫头,从小就是这样,虽然一直想要努力把心事藏在心里,但她的那张脸却总是会出卖她。陈子瑜不动声色。“丢丢,吃饭了。”他温柔的唤着她。她转动着轮椅来到餐桌前,扯出一个

  • (网王)若爱匪惜第八章在线阅读

    与这位名叫雪芙聊天对于德蒙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他长叹了一口气,做出十分无奈的表情暂时结束了这场对话。看着这位一直怀着忐忑不安表情的小女孩,可从她眼神中看得出来,她害怕着这地方的一切事物,人也好桌椅也罢,一切于她来说是陌生的事物都使她生出强烈的害怕情绪。她的眼神一直游离在外,德蒙都怀疑她会不会聊着

  • 来自星域的猫世家联姻

    夏日午后,正是人一天之中最懒散的时候。窗外蝉鸣之声连绵不绝,一缕清风穿堂而过,给这临河的僻静茶楼带来一丝凉意。大概是天气太过炎热,茶楼里客人不如往常多,只零零散散地坐了几个闲人。唐少霖和穆白坐在茶楼的一隅,他们已经在这里坐了大半天了,倒不是因为这地方凉快,而是因为唐少霖说有事要讲,却又迟迟不开口。“

  • 听说你是个刺客[全息]第1章在线阅读

    太乙二三一年。一座完全是由黄金打造的高大宫殿内。两个人。一个是身高九尺,紫发金冠,身穿黄金锁子甲的煞气男子;一个,是面目慈祥,身着玲珑衣袍的老者。“父亲。”煞气男子开口道。顺着他的视线,踏上层层阶梯,可以看到大殿最高处那一个古代君王坐的王座,王座前,正站着那个慈祥老者。“你不必多说。”慈祥老者道。他

  • 大唐之咸鱼太医第3章在线阅读

    安淳淳的话亦出,男人的黑眸卒然一惊,但这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只为半秒,半秒过后又是那波澜不惊的冷漠,只是这时,他那双深邃的勾眸却盛满了不屑。“随随便便就和男人上床的女人,即便是*气,论谁也不会喜欢。”他挑眉,一脸无谓的挑着唇角,“你想好了?”安淳淳心中一恼,但也没有考虑多久,那如星子般的双眼始终还是太

  • [综漫]幸村要洗白之绯闻风波

    赵霏霏开着车,没听见叶晚晴的声音。她利用余光看见到叶晚晴看着外面,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眼睛看着外面的人和高楼大厦,心里确想起初中时期一件往事。在一个晴朗的天气,她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林荫道上。她那是总是很孤独,不爱跟班上的同学来往。也是因为她孤僻的性格,总有一些社会的小混混抢她的钱,结果在那天

  • 天行歌在线阅读楚娘大胆巧论婚

    “可是楚娘啊,现今可是‘梅子金黄杏子肥’的时节了,此时再种莲藕,那赏花之日可是遥遥无期啊。”高氏打趣道。楚娘皱了皱眉头,好似愣了一愣,然后看着蓁儿,蓁儿便也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她,“楚姐姐,那怎么办?”“唉……娘,我去找爹爹!”楚娘觉得许多事情,即使别人都做不到,可是父亲一定会帮自己解决的。于是拿了桌

  • [肖战]喂,你看啥呢之苏醒

    岩安第一人民医院。整洁干净的病房内,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忽然响起。“小婉姐姐,我哥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一个气质淡雅的年轻女人低头看着紧紧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女孩,安慰道:“小雪别着急,你哥哥只是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她扭头向躺在病床上的清瘦身影看去,不禁回忆起了四年前的那个早晨。那是大学刚开学没几天的时

  • 世巅峰第七章在线阅读

    “凌空斩”,方玉衡大吼一声,再次向明绝奕劈去,明绝奕剑指前方,以剑为盾,挡下了这一招。两人同时收势,明绝奕伸出两根手指,如观音姿势,嘴里念念有词,慢慢形成一个枢纽,这枢纽像极了一个罗盘。名为风系大阵,以动为基础,中间的漩涡风为阵心。方玉衡与明绝奕因对抗,被双方所发灵力之势被迫分开后,退居三尺外,悬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