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重生之逆天神后在线阅读从天而降

作者:梦幻情丝 来源:言情小说吧

刚结束市里的调研会的丁栀正在取车准备回家。

“丁小姐。”背后传来声音,丁栀回头,见站在不远处的那个男人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稍做回忆便想起了这人,省厅犯罪心理学研究小组一组组长,范哲。

他走过来,笑的温文儒雅,“丁小姐,不知是否赏脸一起吃个晚饭。”

丁栀微笑,“不了,今天开了一天会,真的累了,下次吧,下次一定一起吃饭。”丁栀的态度温柔而疏远,范哲也没有再挽留的意思了,轻轻点头,“好,下次。”

丁栀的名字是爷爷取的,因为奶奶生前很爱栀子花,却走得早,爷爷希望丁栀能像奶奶一样,成为温柔贤惠的教师,陪着一群孩子,极富女人味。可是偏偏,有着这样淡香的名字的丁栀,竟然选择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性都不会选择的职业――法医。

读了八年法医专业的丁栀,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到W市的市公安局效力,丁栀工作认真,思维敏捷,检查尸体十分细心,绝不放过半点线索,而她涉猎范围不仅仅局限于法医,更设涉及到犯罪心理学、行为学、鉴定科等等,几乎是一人多能,市公安局是把丁栀当成了宝,省厅多次要求将丁栀调走,局长总是想着法子的拒绝。

丁栀为人坦诚直率,大抵是工作的原因,她总是想到什么便说什么,也不大隐藏自己的情绪,有时便显得不近人情了,这样清冷的一个人,在感情方面自然也是空白的。家里一直催她找男朋友,她也只是淡淡一笑,而后继续拖着,家里给她安排了许多相亲,她也都大大方方前去参加,但是最后也都以告吹结束。

事实上,丁栀并不急于找男朋友,她认为自己现在的生活状况十分良好,不需要任何人前来打乱她的生活,当他遇到一个合适的人,两个人自然而然就会在一起了,以舒服的、自然的方式。

这就是丁栀的爱情观,简单却也真实。

将车停入车库,丁栀进入电梯,按下17楼。丁栀住在W市市中心的一所公寓里,这栋公寓是爸爸给她买的,爷爷是大学退休教授,爸爸是作家,妈妈则是著名文学杂志总编,想到这样一个书香门第里出了一个成天沉迷于破案、尸体、化学药品的法医也确实好笑,丁栀不自觉轻笑出声。

“咔哒”一声,门打开了,丁栀打开灯,正在换鞋的动作忽然顿了顿,她敏捷的转身低腰躲过了一击,她连连退到客厅,比起玄关,客厅的宽敞更有利于自己。

可是落入眼帘的那人,让她忘了掏出包中的防狼棒。

眼前的人,是一个男人,眉眼生得十分好看,深邃而立体的双眼,正如狼一般打量着他,眼中也有诧异。高挺的鼻梁,将整张脸雕刻得非常立体,薄唇微微张开,轻轻吐气。

丁栀不得不承认,真的是非常好看的一张脸。

可是他穿着的,竟是一身古装?他微微张开两脚,手中持剑,做出要拔剑出鞘的姿势,丁栀盯着他,不时观察四周。

家里的一切都完好无损,家住17楼,公寓安保非常强,想要翻进来的可能性非常小,而刚刚自己开门,清晰的记得,门没有被撬开的痕迹,那么他是如何进来的?

“尔等何人?”男人开口了,是很好听的嗓音,磁性的,低沉的,如同大提琴一般,十分悦耳。

丁栀乐了,道:“真可笑,我倒要问问你,你是怎么闯进我家里来的,你居然还要反过来问我?”

“你家?我问你,你为何带我来这里?是用什么方式让我一瞬间到这里来的?你还有什么同伙?”

丁栀翻了翻白眼,看来是个神经病,她索性坐到沙发上,但是没有放下包包,精神病患者的行为受意识所引导,她不敢保证他不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还是把防狼棒挨着自己拿着比较好。

“我没有绑你,这里是我家,我刚刚下班回家,就看到你在我家了,我自己一个人住,没有你所说的什么同伙,行了,知道了吗?说吧,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精神病院的?我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

“精神病院?那是何地?”丁栀闻言看着他,他还保持着随时拔剑的姿势,丁栀撇撇嘴,“你把刀放下吧,我一个弱女子,对你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男人上下打量了丁栀片刻,便渐渐放下了刀,但右手还是按在剑上。

丁栀看看自己按在包上的右手,心里有几分笑意。

“你是谁?你到底怎么来我家的?”丁栀决定占据优先发言权。

“在下秦明,正在追踪刺客,搏斗之间,落入陷阱,一直下坠,再次醒来便在这里了。”

得,还是幻想穿越。

丁栀摇摇头,“大哥,我知道现在生活压力大,每个人的精神多少都处在亚健康状态,但请您发疯别疯到我家来,我现在就随便打一个精神病院的电话,把您送去好吗?那里有很多和你状况相同的人。”

“你是说,你要送我去我的同伴那?”

“……对。”

男人轻松了一点,丁栀掏出手机,男人震惊的喝道:“住手!那是何物?”他慢慢的走近了丁栀,“放下你手中的东西。”

丁栀怔怔的看着他,他的表情非常严肃,让丁栀不得不停下手中就要拨打出去电话的动作。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穿着打扮如此奇怪,拿着的净是怪异之物。”

丁栀穿着的是一身米白色西装套装,头发是及肩的头发,前段时间还心血来潮去染成了亚麻金色。

丁栀只是微怔,便恢复了往日的清冷,她平静的站起身,看着眼前的男人,“听着,我不想陪你疯,我明天还需要工作,晚上还要看报告,你若是真的精神有问题,建议立即救治,因为你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

“在下前两日刚刚看过郎中,身体健康,没有病症。”

丁栀已经不想废话了,显然面前这个人的精神病已经病入膏肓了。她固执的拨打了就近的一家精神病院的电话,当电话接通的瞬间,男人便一个箭步跨步上前,丁栀眼疾手快就要跑,可怎么可能打得过眼前这个魁梧的男人,更何况,他甚至微微飞了起来,就在丁栀为眼前这个男人能够飞起来而震惊的片刻,他从后面钳制住了丁栀。

她手中的电话,随即摔到地上,就在此时,电话接通了,“喂。”

听到电话里发出了声音,男人下意识的捂住了丁栀的嘴巴,丁栀呜咽而不能发出声音,“喂,喂?”电话终于挂断了。

男人盯着手机,见手机黑了很久都没再有半点声音,才慢慢的松开了丁栀。

一感受到男人的松手,丁栀立刻反手推开男人,跑出离他几米远,那双温柔的双眼此刻也变得如同豹子般警惕。

“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丁栀的声音也不知不觉冷了下来。

男人并不想再做什么解释,从腰间掏出一块牌子,“赶快放我回去!我要缉拿要犯!”

丁栀盯着眼前的牌子,这才认认真真的打量起眼前男人的着装,他手中的牌子是木刻的,是很稀有的楠木,牌子下坠着金线束起的丝线。再看他的着装,藏青色的袍子,做工十分的精细,胸前绣着飞鱼,飞鱼绣得栩栩如生,腰间束着金色的腰带,正中间镶着一块玉,玉质地光滑,色泽均匀,这样上好的服饰,就算是去剧组也难得弄到手。

丁栀呆滞了片刻,继而问道:“你这服装,从哪来的。”

男人颇为不满的瞥了她一眼,“入六扇门之时所得。”

“你……当朝皇帝是谁?”

“万历十年。”

“此话当真?”

“当真。”

万历十年……丁栀在脑中想了想,也就是1582年,现在是2017年,他……当真是穿越而来?

“你再说一次,你是如何来到我这里的?”

男人显然很不耐烦,但是丁栀面容严肃,他也就很快的再说了一遍,“在下正在追踪刺客,搏斗之间,落入陷阱,一直下坠,再次醒来便在这里了。”

“你在下坠之时,天气也有什么异样?”

秦明这下也微微眯眼,开始回想,低语道:“月圆之夜,却不见月色,乌云密布……”

难道是发生了月食,他就穿越过来了?丁栀是法医,相信的是科学,绝不信穿越之事,可是眼前的人,无论是穿着、打扮、说话、行为都和现代人格格不入,这样不符合科学常识的事情,丁栀无论如何是不相信的。

她的身子轻轻的颤抖,道:“你跟我来。”

她带着秦明来到自己的卧室,卧室里有一块落地窗,丁栀家位于17楼,自然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她站在窗边,“你自己过来看看。”

秦明狐疑的走过来,眼神越过透明的窗户往下看去,丁栀紧紧的盯住他,他看到,秦明那张英俊的脸上,刚才的镇静一点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不安、惊讶……丁栀当然不知道,这是秦明二十七年以来,第一次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他连连后退,“这……这是怎么回事?”

丁栀咽了咽口水,“听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更何况,我根本就不相信有穿越这回事,但你既然口口声声说你来自六扇门,并且你的精神并不是什么精神病人的行为,那我姑且相信你是穿越而来的吧。你所处的万历十年是1582年,而现在,你在的年代是2017年,你来到了未来,来到了几百年后。”

秦明不敢置信的盯着丁栀,眼里是悲伤、恐惧、不安,他只身,从一个腐朽动荡的时代穿越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繁华的时代,这里的一切,他都不知道,他甚至,没有一个合法的身份。

二人静默的站着,卧室的灯没有打开,窗外的霓虹灯越过窗户打进来,映在二人的瞳孔里,皆是五味陈杂。

客厅里遗落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丁栀跑出去接起,秦明下意识的跟出去。

电话是李燃打过来的,李燃是刑警队队长,她赶紧接起,“丁栀,到黄鸣山来,发现一具女尸。”

延伸阅读

她也飞升了[修真]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ihmbs.cn/g8w5.shtml
这顿饭徐清风并没有下手,并不是没有胃口而是吃不到,就像之前的白开水一样,明明自己已经

三国:云龙上天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ihmbs.cn/pt3w.shtml
阁楼的那扇门每天晚上都吱吱呀呀响个没完,那里住着我的奶奶,她得了麻风病,可爸爸没钱治

论和死敌在荒岛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ihmbs.cn/bkni.shtml
他站在山脚下回望,背后是群山连绵。这个待了十二年的地方,是时候说再见了。……这天路修

青山补天一宝的电子签名热搜  http://www.ihmbs.cn/dnpa.shtml
5.蓝泽定定的看了她半晌,最终选择放过这个话题,“行,姑且相信你。那你说说,你不回美

我心已许在线阅读初遇魔兽  http://www.ihmbs.cn/ufd3.shtml
“没事,既然说了送给你,那就不可能反悔!现在起,这东西是你的了!”林冥咬着牙说出这句

主网王腹黑冰山万人迷炼制子符  http://www.ihmbs.cn/p840.shtml
雷光宇在赵永强家玩了一天。赵小雅想在娘家多陪她妈妈一段时间。在天快黑的时候便离开了赵

烽火人间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ihmbs.cn/djb5.shtml
方云继续在医院的病房修养,本来以他目前的情况来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继续待下去的必要,

沉戟三年之约  http://www.ihmbs.cn/n6ny.shtml
与纳兰嫣然所期待的有些不同,在她话出之后,面前的少年,身体猛的剧烈颤抖了起来,缓缓的

末日之后的那座城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ihmbs.cn/prta.shtml
想着萧冷就准备去巨峡市警局,敢迈出步子就想,一个城市得有多少警局啊,分局估计多的都数

我在末日有套房之网文说  http://www.ihmbs.cn/6yrr.shtml
网文是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用百科的话来说,网文就是网络文学的简称。你说对,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把爸培养成首富在线阅读第2章

    “老板,杨逍已至嘉兴”陆掌柜禀告道。“好,送封信给他,阳顶天消息,一百两黄金。”想着即将到账的金子,我按捺不住的兴奋。熏香清新淡雅,金丝牡丹山水屏风晃得人睁不开眼。“阁下品味非凡,杨某佩服。”杨逍揶揄道。屏风后的我翻了个白眼,不就想说我庸俗嘛。“杨逍,午饭可用过,要不要一起?”我随意的说,其实作为第

  • 我的直播你们做主之咱们之间扯平了

    一路上,楚恬紧紧跟在元睿明的身后,时不时向周围看上几眼。到了楼下,还不得元睿明说话,她就着急忙慌将他带了上去。开门的时候指尖还有些发抖,试了好几次,钥匙才对准锁孔。“我在这里没有男士拖鞋,你也不用换鞋了。我这就做饭,就当是谢谢你刚才救我。”楚恬缓步向厨房走去,推门进去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了

  • 你会一直的爱着我吗?在线阅读太子山勇救母舅

    关万司老家丹阳县金家庄,他出雨花山过板桥集天已黑了下来,他快马加鞍想在戍时后看完故乡到丹阳住宿。当走到南北朝时期梁昭明太子萧统曾经修道著书的太子山时,突听前面一阵撕杀声,关万司紧赶几步借月光发现好象有人劫镖车,仔细一看镖旗上的字是“京泰”,他虽然年纪尚小刚岀道,但三老每天讲给他听的故事都是江湖事,况

  • 灰色临界灵者境

    在走之前,小虎冲着萧玄嗷嗷的叫了几声,随后便是昂首抬头的在前面,大摇大摆的走着。“海儿,它说什么了?”萧玄虽然修为高强,但却是听不懂兽语的,只好求助的看着萧海,他知道,这小东西肯定没说自己好话。“呃……爷爷没啥,没啥……嘿嘿……”萧海自是能够听懂小虎刚才对萧玄嚎叫的话,但这话,他也是不好说出口,于是

  • 报告!你的毒舌竹马已上线之Another④

    我是四之宫御理,今年十七岁,爱好是素描和收藏。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把所有能够看见的漂亮东西通通变成美丽的作品。只有美丽的东西才会不朽。——四之宫御理结束灾厄的方法是让死者回归死亡,换句话说就是把理应死去却还停留在世界上的人重新杀死。我第二天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了之前不见的录音带正在被循环播放,但我的耳中

  • 槿色惊华第四章在线阅读

    顾漫漫愣了愣,没想到慕冷谦这么配合她,愣神也仅只有一秒钟,她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她笑看着台下的宾客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特别是女性对她的目光极不友善,但她的小腰板挺得直直的,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只不过,她不是人善被人欺的小白花,以德报怨那种事只在小说里看过,若是哪个敢过来对她挑衅

  • 娇宠白莲花(快穿+穿书)参加《向往的生活》

    “确定参加了?去那里可是要吃苦的,所有的东西都是要自给自足的,你确定你能受得了。”霍星辰看着自己的舅舅,就好像刚才劝自己参加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放心吧!!!你外甥我最喜欢挑战了!!!”霍星辰咬着牙说道。“那行,正好我要去见《向往的生活》的导演,你和我一起去吧。”“这个《向往的生活》的导演是谁啊?这

  • (耀司同人+漫综)放逐幸福第八章在线阅读

    听到这话,严晖情不自禁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笑容转瞬即逝,快到秦禾根本看不见。“嗯,我等你的新研究方案。”严晖又恢复成往日淡漠的形象,起身收拾餐桌上的残羹剩饭。别等,求求你,放过她这个学渣吧。尽管内心咆哮如狗,外表仍旧一派高贵冷艳的秦禾在内心流下了滚烫的泪水。往后遭遇到的报应,都是因为曾经装过的逼。大

  • 网游之超级代练在线阅读第六章

    仅仅是五个字,可是仿佛是用尽了花如陌浑身的力量,她几乎是嘶吼出来的。“我……我……”一时之间,花如嫣甚至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说下去,在她尝试着触碰了那其中的液体之后,身上的症状发作的很快,她便将那玉瓶……砸了。因为她砸了玉瓶,还遭到了那个人狠戾的惩罚,她现在中的毒,不仅仅是玉瓶之中的毒,同时还有那个

  • 洪荒:不爽就爆炸在线阅读第七章

    玄煜不禁微微瞥了一眼项西雀的侧脸。那姣好的线条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寂寞,长长的睫毛垂下,在脸上遮出一片阴影。酒杯夹在他修长的手指间,闪烁着清净冷淡的银色光泽。玄煜依然没有说话,准确来说他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于是他只能故作深沉,用深邃的目光看着水面,仿佛根本没听见项西雀在说些什么。项西雀似乎也并不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