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华年初遇

作者:亲亲雪梨 来源:纵横中文网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倒映山色的河面上飘来一叶扁舟,扁舟上站着一名白衣女子正唱着歌撑船前行。

“殿下,您看,河中有人,若她肯搭救我们,我们就可以脱险了。”一名穿着黑色短衣男子正扶着另外一名同样黑色短衣的男子。

“叫住她。”那位被搀扶着的男子明显体力不支,有气无力地说道。

那人得令,立马朝着白衣女子喊道:“姑娘,我家公子受伤,可否载我们一程,日后定会答谢姑娘。”

那女子听到后便将扁舟划到岸边,让他们上船。两个人刚坐稳,白衣女子就将扁舟划离岸边,扁舟划出没多远,岸上就出现一批人马看着他们走远。

白衣女子望了那群人一眼回头对他们说道:“你们被人追杀,可不要连累我。”

受伤男子嗤笑一声,“放心,他们追不上来。”,说完他感觉浑身燥热,便急忙用河水洗脸,旁边那人见到他的异状忙问道:“公子怎么了?”

“茶里有毒。”被称作公子的人说道。

“有毒?那女人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啊?怎么办,公子,可有法解毒?”那人着急地问道。

那公子摇摇头,却急得那人团团转,转而对着白衣女子问道:“姑娘可知此处最近的药铺在哪?”

白衣女子摇摇头,说道:“不知,我也是初来乍到。”

那人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这时,白衣女子却说道:“我倒是懂些医术,只是这里不方便,等船靠岸再说吧。”

那人一听有希望,惊喜地来到那公子面前说道:“公子,有希望,这位姑娘懂些医术。”

那公子嗤笑一声,不屑地说道:“一个女人能懂什么医术,无非就是帮人接生罢了。”

白衣女子没有理会他的嘲讽,依旧划着扁舟前行。

靠了岸之后,他们找到一个农舍借了一个房间,这家人很好,也不害怕他们会招来祸事就收留他们。

进屋之后,那公子被安顿在床上,他身边的人对白衣女子说道:“姑娘先帮我照顾一下我家公子,我这就去请郎中。”

“你不用去,我说过我懂医术,我来给他把脉看看吧。”说完她就坐在床边要给那公子把脉,谁知这位公子根本不配合,毒已经开始发作,他痛苦地扭动着身体,身边的下属看着着急说道:“公子,这地方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大夫,您就让这位姑娘先看看吧。”

那公子渐渐有些失去意识,白衣女子看着时机到了,就冲那下属说道:“按住他的胳膊,别太使劲。”

“啊……”那下属起初还不敢下手,白衣女子说道:“你不想救他我就走了。”

那下属一听赶紧按住他家公子的胳膊,白衣女子开始把脉。过了一会儿,白衣女子起身说道:“中的是罕见的媚毒,你去看看能不能弄到银针。”

那下属赶紧听令去寻找银针,他前脚刚走,白衣女子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床上的人一拽躺倒在床上,那公子翻身骑在她身上,赤红着双眼说道:“既是媚毒,你就许身本王,本王定不会亏待于你。”,说完就扯开她的衣襟向她的脖子亲去。

那女子屈膝踢向他的胯下,那人顿时侧翻在床上,双手捂着胯下,面部疼得扭曲。

白衣女子起身整理一下衣襟说道:“你的毒并非****就得解的。”

不多时,那下属急急忙忙地回来,手里拿着针包,说道:“还真有银针。”,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他家主子那副痛苦的表情,他疑惑地看看主子又看看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拿过他手里的针包说道:“让他躺平,我要施针。”

那下属来到他主子身旁看着他痛苦的样子,不知道如何施为,这时,白衣女子已经点上灯开始挨根地烧着银针,每根都烧到通红。

床上的人看她拿着针过来,自己的疼痛也缓解些许,就躺平了任她施为。他虽然心中有气,但听她言语似乎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那么就不妨信她一次,若是她要害自己,楚源在身边也饶不了她性命。

那女子拿着针,几针下去扎的他倒吸一口凉气,但是身体上的燥热似乎真的褪去了一些。紧接着,那女子就解开他的上衣露出胸膛,他和楚源顿时一愣,这是什么女人可以随便解男人衣裳。白衣女子似乎看出他们所想,说道:“医者眼中无男女,要不如何治病救人。”

她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两个男人也拿她没辙。只见她从上到下零星地扎了几针,在肚脐以下却密密麻麻扎了很多针之后说道:“侧身向内。”

那下属马上帮忙将人翻向内,白衣女子又在他腰两侧肾俞及附近扎了几针。紧接着就拔下头上的针,不一会儿,床上男子说道:“楚源,替本王换下裤子。”

那白衣女子说道:“不着急,等我拔完针你再慢慢换不迟。”

过了一会儿,女子先在他头上扎了几针,然后逆着顺序把针都拔了出来。那女子不经意看了他裤子一眼,疗效不错,转而躲开眼睛认真拔针,床上的人拔完针之后就沉沉地睡去。

白衣女子出去好让他的下属帮他换掉裤子。那下属拿着脏裤子出来看到那女子问道:“姑娘先等等,等我家主子醒来谢过您再走。”

白衣女子回头看他一眼,没说什么,进屋又把了下脉说道:“他已无大碍,他还要睡很久,我就不等了,告辞。”,说完提步便要往外走,结果被楚源点住了穴道,“姑娘还是等我家公子醒了再走不迟。”

白衣女子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楚源见她还算老实就出门洗衣服去,等他洗完衣服回来哪里还有白衣女子的身影,他连忙打开门跑到外面却什么也没找到,他不敢追远怕有人对他家主子不利,只能匆匆赶了回来。

整整过去一个晚上,第二日一早那中毒之人才醒过来。他醒来后睁开眼睛看看四周,还是昨天的那间屋舍,他动了动身体好像没有什么不适。

楚源见他醒来,忙走过来问道:“殿下可好些了?”

那人看了看他说道:“无碍了,这女子医术果然了得。”

楚源听他说没事了心里也欢喜起来说道:“不只医术了得,这内功和轻功也不一般。”

床上的人疑惑地看向他,等他继续说下去。楚源知道自己说出来就是自己失职,可看殿下的眼神又不得不说,只能挠了挠头勉为其难地说道:“我本来点住她的穴道不让她离开,结果我出去洗衣服的工夫,她人就没影了,应该是自己冲开穴道逃走的。”

床上那人听他说完就没再看他,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床顶,楚源不敢再打扰他,转身出去准备吃食去了。就在他撕扯那女子衣襟时,他看到的她胸前的那朵菊花印记,那印记太过熟悉,是他亲自烙印上去的,也只有他知道那是给谁印的。

延伸阅读

雅萱美妆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sqsi.shtml
雅萱购物广场业务就是在购物广场选址经营的战略思路,利用广场人流量大,消费者集中的优势

百鸣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gtju.shtml
贵州百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百鸣科技”)成立于2013年9月,注册资金万元,公司以贵

百恩辣椒食品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6fzu.shtml
百恩辣椒食品加盟品牌隶属于青岛百恩食品有限公司,位于素有“东方瑞士”之称的海滨城市青

神珠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plzq.shtml
神珠眼镜经销批发的伴侣盒、太阳镜、镜架、镜片、眼镜仪器设备、放大镜、望远镜、老花镜、

库库平台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n4ax.shtml
通货膨胀压力大,你是否奢想过有一天元可以变出120元花?这卡那卡钱包爆炸,你想不想不

哈比工坊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ahah.shtml
哈比工坊礼品总部是一家从事树脂工艺产品开发生产制造的公司。公司成立于2007年,源自

好益彩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nj5p.shtml
公司简介武汉久益通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集...

家万佳超市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d85y.shtml
家万佳超市有限公司隶属于丰南商贸有限公司,地处丰南黄金地带,以经营食品为主,经营品种

川一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gw8j.shtml
川一水处理有限公司是专门从事水处理设备及灌装杀菌净化设备,开发、研制、生产、销售的科

欧辰漆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s1o9.shtml
健康环保漆是现代家装选,欧辰漆是氧离子漆,更是备受消费者的青睐!欧辰漆产品系列,不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我!黑胡子!为所欲为!冰激凌的香味

    看着刚刚严词拒绝自己的老板一脸中枪的悲愤表情,赵丽莹真有一种好畅快的感觉。刚刚还有点失落的情绪早已不翼而飞。老板,你和我斗,你真滴太年轻了。赵丽莹在心中得意的笑。“系统,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吗?这样拒绝一个美女的要求,也不符合厨神的风度啊!”“好吧,本系统看在宿主今天表现不错的份上,奖励一个新技能【奶油

  • 流浪花语行政套房

    哈利•詹姆斯•波特先生,穿着崭新的印花睡衣,张大了四肢,躺在布鲁塞尔一家五星级麻瓜酒店顶楼行政套房美丽、精致、柔软的……羊毛地毯上,眼神迷茫地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现在长得有半条手臂那么高的西弗勒斯在旁边的大床上走来走去,最后扒着床沿往下看看,恰好对上了哈利的目光。哈利淡漠地瞥了他一眼,似乎还没睡

  • 神河秩之第八章

    石咏当即虚心向镜子求教。而镜子大约觉得这问题太过小儿科,更感叹世上竟有这般淳朴不晓世事的臭小子,真是呆得可以。于是这面宝镜只是懒洋洋地回答:“你,去仔细想想,故旧亲朋,乡亲邻里……有什么靠山,可以用来靠的吗?”“靠山?”石咏挠挠脑袋。现在是康熙五十一年,正是九龙夺嫡的混战期。石咏尝试向镜子说了几句他

  • 李经年修仙传之强势霸道(第二更,求收藏,求支持)

    北冥神功运转,无穷的吸力从萧逸体内产生,他的身体就好比一只强力的漩涡,不断的吸取外面的力量。这股力量产生之后,司空玄和左子穆整个人顿时抽搐了一般,浑身抖动不停,身体血肉都微微扭曲......“师兄!”辛双清见此情形,心中一急,没有多想,直接一掌打在了萧逸的背后。原本辛双清只是想救出左子穆而已,可没想

  • 异度行走在线阅读第五章

    “好多人啊!”有了师竹雪,凌夕和赵虎一路上也是方便了许多,没多久就到了落日学院的会场。到了会场,赵虎看见那么多人,不禁惊呼了一声。“这得有四五千人吧,竟然有这么多的新生?”凌夕看见偌大的会场,竟是挤满了人,也是吃惊不已。“今年的新生应该有两三千吧,剩下的是往届的老生来看热闹的。”师竹雪说道。“哦,这

  • 武凌天下在线阅读第二章

    余樱娘正坐在炕上做针线。这是间低矮破败的后罩房,除了半截土炕,地上只有一个掉了漆的柜子。屋里寒酸又简薄,墙还是土胚的墙,可她却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富贵是过眼烟云,没有她也一样过。正午的阳光照进来,整个屋子都暖融融的。院里响起个妇人的声音:“余六家的,在家没?”樱娘放下针线,听这声音有点儿耳熟。李氏热情

  • 奈何大神套路长之第四章

    自从被许娇娇当面数落,郑永红就会主动避开许娇娇,尽量不与她碰面,毕竟还是个没结婚的大姑娘,脸皮薄。在办公室里苏丽珍也开始收敛起来,不会明里暗里指桑骂槐,她也没想到许娇娇的脾气居然这么大,不管不顾就嚷起来了。许娇娇以为相亲事件后续已然过去了,又开始琢磨第一桶金的事情了,最近她已经有点眉目了。就在这时,

  • 浮梦红尘几回落在线阅读第9章

    罗勇坐在中冈麻美身边,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要害怕,有我陪着你,至少不会像是下面那些人那样被丧尸吃掉。人啊,就要量力而行,我要是超人,我早就下去了,可是我不是啊,你也不是。那我们就只能保护好我们自己,你说是不是?”中冈麻美当然知道了,她的责任心却让自己有些内疚。而且说实话,哪一个人面对这种场景能够

  • 网游武侠之老子是BUG之被欺负的小可怜

    韶玉缈第一次没有问到宋茶的身份这件事,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开始第二次询问起来。这一次很恰巧的,韶玉缈找到的仍旧是一个女人。这是一个身穿长裙的女人,衣服和裙子在阳光下散发着五彩的光芒。这种衣裙很显然是用五彩蚕丝做成的,一看价格就很昂贵。而女人的长相精致,只是看上去有些高傲的样子。韶玉缈开口问道:“请问你

  • 按剑行陈工2

    计划很快就定了下来,元仲辛和赵简负责去弓·弩院把陈工送出去,韦衙内和薛映负责接应并陈工送到城东宅院,王宽,元清妍和裴景负责城东宅院的检查以及把陈工交接给禁军。王宽和元清妍检查好了宅院,走到院中就看见裴景正打扫着落叶。裴景看见他们俩,笑了笑,又疑惑问道:“禁军怎么还没来?”“运送陈工的大致计划都已经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