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无限位面之王者荣耀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V怪客 来源:飞卢小说网

“娘娘,其实不用的……”

回宫以后,艳妃首先是领着小六回房,然后亲着给小六擦了一点药酒。

“看着没什么事,但是我的人只能我来打,我不是给你上药,是给我自己上药,现在还不能动她,她很重要,等用完了,我再给你出气。”

小六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擦完了药酒,艳妃还揉了一遍擦的地方,让药力散开。

“好了,你把东西收拾收拾,我还得去给陛下煮粥。”艳妃把东西一扔,手一擦就走了。

“恭送娘娘!”

娘娘除了够狠,待手下人,也够好。

……

“吱!”

“回来了。”听着声,皇帝抬头,看着艳妃用推门进来,手上还端着粥和一碟小菜。

“嗯,路上遇着隋枝锦挑衅,我给打了。”

刚起身,准备过去用膳的皇帝,笑容一凝,脚步一顿,偷偷的打量着艳妃的情绪。

“嗯,打了就打了,不过她也只是个不满二十的小姑娘,还被人拿来当棋子,也是挺可怜的,有时候就不要跟她计较了。”

艳妃放碟子的手一停,抬头看了一眼皇帝。

“天地良心,孤发誓,绝对没有别的心思,孤心里只有你一个,只是她年少无知,怕你跟她置气,白白的坏了心情。”

皇帝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自己没事多什么嘴。

“我又没说什么,瞧你那样子,被人看到了,还不说你被妖妃挟宠欺负了。”

看着皇帝紧张的,艳妃不由的就笑了。

“欺负,随便欺负,孤就喜欢被你欺负,嘿嘿!”

艳妃一笑,皇帝心头松了一口气,立马加速走了过去,从她身后抱着她。

心里也是叹气,本来一个挺温柔恬静善良的姑娘,怎么演着演着,这么厉害了,以后可怎么办。

“别闹了,你赶紧吃,吃完了再歇歇,都快午时了。”艳妃拉开他的手,把他拉到椅子上,去收拾书案了。

看着艳妃的背影,皇帝直接伸手抓了一颗花生,脆,也香。

嗯,是有点饿了,皇帝转过头端过粥,一口粥,一筷子菜。

艳妃走到书案,一眼就看见了中间写的帖子,把上面的书和其他东西挪开。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

看了看大朵快颐的那个男人,想他心里恐是不好受的,只是自己从来看不出他的心思。

嗯,但是不妨碍她清楚他爱她。

艳妃拿起自己的印章果断的盖了上去,小心翼翼的将它卷起束好,开心的收到了瓶里。

后宫之人皆知,艳妃擅丹青,爱写字,但是他们不知道,丹青是真的,只是字,那都是皇帝写的,只要她看到了,那就都是她的。

一幅幅字,都是他的心思,她的心事。

“太傅致仕,也算朝廷大事了,你不方便出面,我去送一送。”

皇帝喝粥的动作一缓,把碗放下,看了看前方,似乎目光穿过了门墙,看到了想看的东西,身子一仰,靠在了椅子上。

“嗯,也好。”

顿了顿,又开口说道:“老头今儿骂我可来劲了,真的对得起他的名字,陈也言,谓也言,天生比人多张嘴。”

艳妃听着,也不忙收拾了,轻轻走到他身后,把手放在他的肩上给他捏肩。

“我想他心里这会说不定还在骂我,还有郭家的那小崽子,也一并被我送出去了,郭老鬼大概心里也不舒坦。”

“你也是为了他们好,终有一日,他们会明白的。”艳妃低头,下颚抵着皇帝的头。

“可惜了,一会就要来人了,不然孤这会真就想做一做那昏君了。”皇帝笑了笑,伸手摩挲着艳妃的脸庞。

陈府。

“老二人呢?都这个时候,他还不知事吗?”一个雍容的妇人在庭园盯着下人们收拾行李,现在老爷致仕,还恶了陛下,说不得哪个狗胆包天的奴才偷了东西就跑了。

“那个混账玩意,管他干什么,最好别回来了。”旁边的华服男子,一脸的无所谓。

妇人听了,看了看周围,一巴掌就拍在他身上。

“那好歹是你弟弟,容得你这么说,老爷听见了还得了,再说了,咱们家现在日落西山,要是他出了问题,别人拿了把柄,你以为你好得了。”

妇人是陈谓独子的遗孀张氏,因为丈夫平叛为国尽忠,受封诰命宣平夫人,旁边的男子,是她的独子陈麒江。

至于她说的老二,是他丈夫难产死去的大夫人柳怡的儿子,也是因为柳怡难产,她才坐上了陈家内务主事的位置。

“娘,我知道了,你别动不动就打我,如今我也是个快二十的人了,你这样,你不怕,我还怕人笑话呢!”旁边男子一脸嫌弃的把他娘举着的手按了下去。

两人正说话,一个下人跑来禀报,“夫人,郭老将军和郭小将军来了。”

“啊,快去通知老爷,然后备茶,我去迎一下。”

“是。”下人听了吩咐就小跑着去了。

“我去迎他们,你在这给我盯死了,这以后可都是你的家当,别让人给顺走了。”临走前妇人还仔细交代了一遍。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吧!”男子不耐烦的挥挥手。

他心里是真的憋屈,怎么就生在了这陈家呢?好不容易才捞到手的户部吏员就这么没了,要是不跟皇上对着干,不跟丞相对着干,凭着他爷爷天下文人之首,他爹为国尽忠的功勋,那就是平步青云的大好前程啊!

爷爷就是老糊涂了,人老了,什么都看不清了,还有那个爹妈都死了的陈玄飞,也就是他弟弟,整日的闯祸,害得陈家到处都是仇家,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才出生在这陈家,变成了过街老鼠,还要去那什么鸟不拉屎的邱睢,不然以他的才华交际,早就飞黄腾达了。

“嘭!”两个下人抬着一个箱子,一个人没注意磕了一下。

“你个狗东西,没长眼睛啊!碰坏了,你赔得起吗?”

陈府前厅。

来人是郭峋颜和郭韫,还有一队兵,一个人来送老友,一个人是奉旨办差。

“妾身见过郭公,郭小将军。”

“宣平夫人免礼。”

“见过宣平夫人。”

三人轮番见礼,在徐朝,虽朝政紊乱,但礼仪一道,被文人之首陈谓,推到了一个新的位置,繁礼可废,但礼不可少,无礼无长幼无尊卑,有礼知进退守规矩。

“二位请,妾身已遣人通知了父亲,咱们去客厅稍待。”

“夫人请。”

“婶婶,陈二哥在吗?他们老爷子说话,我就不去了,我找陈二哥去。”郭韫这时候插了句嘴。

“你别提了,老二也不知道去哪了,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归家,我都要气死了。”听着郭韫提起陈玄飞,张氏没来由的又是一股子气,还有你找他一个浪荡子干什么,多跟我家麒江处处不好吗?

“婶婶别急,我知道陈二哥去哪了,爷爷,我去找陈二哥回来,这也是公务嘛,公务!”郭韫一想就知道人在哪了,开口向郭峋颜请令。

“滚,一刻之内你跟陈小子不回来,就别回来了。”郭峋颜正在气头上,没好气的说完就径直走了。

东城,何府。

“小姐,陈公子来了。”一个小丫鬟指着墙头上的一个脑袋,笑着对一旁看书的女子说道。

“你快去玄门守着,万万不能让爹知道了。”女子一脸欣喜的看着来人,赶紧推丫鬟离开。

“是是是,小姐你和陈公子多说会话,这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小丫鬟忧心的走了,她也很喜欢陈公子,每次来都会给她们带些好吃的,不过就是不喜欢走门。

女子赶紧整理了一下发髻双鬓,衣服袖子,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人翻下了她家墙头,提着两个小包,笑呵呵的朝她来了。

“嗨,小花猪!”

女子听着三个字,顿时没了笑脸,顺拿起桌上的砚台就砸了过去。

“哎,我……”猝不及防的砚台倒是躲了过去,可是那墨……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女子看着也是赶忙跑过去,用手绢给他擦脸。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下次能不能不要拿什么扔什么了,万一旁边放把刀呢?不过刀还好了,我还能接住,这墨更危险。”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要不你上去换身衣服吧!”

“嗯?你哪来的男装?”男子一抬头,虎目一瞪看着她。

“瞪什么瞪,上次有个王八蛋叫我女扮男装出去给我带的。”

“哦,哦,哦,一时激动,忘了,忘了,嘿嘿!”男子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哼,你这是怀疑我!”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怀疑你呢,这不是本能反应,说明我在乎你啊!你也知道的,我这脑子,不好使,先生都不乐意教我。”

“油嘴滑舌,跟我上去换衣服。”

……

郭韫站在何府门外,有些踌躇。

陈二哥十有八九来见何仙姑了,何仙姑原名何蕊,何仙姑是陈玄飞给起的外号。

而且十有八九是不走门的,所以他也不好走门说去找人,可是要是翻墙头,被逮着了,他爹也不会放过他,等等,今天他就走了,他爹管不着了。

一溜烟跑到后院墙边,瞅着没人,郭韫三两下就翻了进去,看了看院里没人,小楼上的门开着,估摸着在上面了。

郭韫迅速的窜了过去,爬上二楼,正好听着陈玄飞的声音,“嗯,今天就要走了。”

郭韫两步跳到了门口,“嗨,二哥,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忙!”

“靠!”

“死蝈蝈,你给我回来!”

郭韫跳过去的时候,看到陈玄飞外袍已经脱掉了,他顿时就懵了。

一边跑,一边想着,完犊子了,坏了二哥的大事了,真是的,今天二哥就得走了,错过了,就没有下次了,哎,二哥,我对不起你。

延伸阅读

炳华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n66n.shtml
炳华毛绒玩具以“以人为本,以文兴企”为管理理念,奉行“知人善任,成事达人”的人才理念

巾帼月嫂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a2pz.shtml

翠绿首饰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p17v.shtml
2、店址选择支持公司总部积很配合加盟者选择店址,并对其进行综合评估,降低风险,支持投

信茂茶业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uvj2.shtml
品牌简介:云南信茂茶业集团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集茶叶生产、科研、销售及茶文化产业

千尘化妆品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a45l.shtml
千尘化妆品隶属于东方美美容集团,从事国内外化妆品品牌在中国的推广销售。具有深厚的行业

蒙奇毛绒玩具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n0ze.shtml
蒙奇毛绒玩具总部是毛绒玩具、填充玩具、家居、礼品、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鱼骨恋老市场麻辣烫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6f42.shtml
鱼骨**市场麻辣烫是以传承经典成都老市场文化为宗旨,结合新型技术打造的一款创新型新式

shuter树德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n8p2.shtml
品牌创立时间:1999年07月29日品牌介绍:shuter树德总部是办公文具、笔等产

艾比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dkis.shtml
艾比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汽车影音系统、汽车GPS卫星导航系

七曜电器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p865.shtml
广州七曜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自助式智能型洗衣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南方有嘉木佳人入梦来

    吴名打了一个激灵,猛的睁开眼,忽然发现自己身在另一个优雅的闺室,室中宛若仙居,轻纱曼动,暗香袭人。一个窈窕女子的背影倚着窗沿,望着远处,似乎陷入了一种深思。“这里是什么地方?”“公子醒了。”“我,我怎么在这里?”“公子觉得,这里如何?”“淡雅脱俗,疑是仙子所居。”“公子倒是能说,这里只我的起居之地,

  • 赤夜悲歌在线阅读第十章

    李雯被打的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她的腿被打断后,连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根本就没办法再逃跑。她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村里有那么多瘸腿女人,被打断腿后,就没办法再逃跑了,李雯不得不留在了这里。过了两个月,这天,李雯听说有一家的儿子儿媳和孙子会过来,那家人乐呵呵的满村说他们家儿子有出息,长大后居然去了城里,找了个

  • 海贼之震天撼地在线阅读第8章

    从柴房里救下了碧莲,幸好这丫头没出什么事,不然戚若浅能把那一群聒噪的女人生吞活剥了去。把人安置妥当,自己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戚若雨不是相当太子妃吗?那自己就推波助澜一把,只不过,结果是当上太子妃,还是为人所耻笑,那就不一定了。抬眼耀眼阳光熙熙攘攘的折射而来,夏季的阳光正是刺眼,戚若浅微眯美眸

  • 浣辰汐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0年,十一月,二十号,夜,19:56分。王龙早早的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等待着**开服。“王慈那么支持我玩**,我一定要赚足够的钱。或许我不会玩**,但是我看了那么多资料,我可以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比别人更加的勤奋!”王龙拿起头盔,套到头上。耳边传来一阵动人的旋律,仿佛是用古筝弹奏,清脆悦耳。场景

  • 世事之浮生杂记第九章

    星期五一大早,周初五把书包放在柜子上面,拉开拉链,把里面的八瓶纯牛奶拿出来,一拿出来书包就空了,她的柜子是双号,单号在上面,双号在下面,她蹲下去把纯牛奶整齐放进柜子。她一站起来的时候,发现旁边多了一个人,她主动打了一声招呼。“嗨。”丛浩稍稍回一下头,难得开口回了一个“嗨”字,嗓音低沉,随后他把几本书

  • 伪学霸真女神[重生]在线阅读第7节

    林琦薇猛然发现,自己右边的周丽影,不见了。不过,这样还好呢,毕竟,江墨枫可是她们二人的偶像,遇到这样的全民男神,若是被她看见江墨枫竟然如此亲昵地和林琦薇在一起,很难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林琦薇倒是希望周丽影出现在现场。一来,她只想把这个秘密告诉周丽影,二来,也好验证一下,她们之间,究竟是真正的

  • 炼骨被袭

    六安醒过来的时候要比托尼晚一些,正好看到被佩珀小姐给收拾的难得老实的托尼。经过这个味道她倒是有了准确的猜测,虽然有些不可能,但是还是要尝试。“你居然能听懂那个怪物的语言?!”托尼惊讶。“还好啦,我语言能力比较强。”六安眼神飘忽,摸着鼻子。几个人若有所思。“我觉得我可以。”凯伦开口,“彼得的情况特殊。

  • 天若有情比翼凌云第八章

    “白芍芍啊。”数学老师的面上露出实在掩不住的笑,拍了白芍芍的肩好几下,脑袋一点一点的,神情尤为兴奋。“你很好!特别好!好极了!”重复的话语,更是将数学老师激动到无法言喻的心情表露得一清二楚。白芍芍没有多想,只以为数学老师是觉得自己难得学习这么认真而高兴,心里很想同乐,但一想到那已经卡在最后生死时限的

  • 重回1999当学霸炒股票在线阅读第3章

    村长手上的绿光愈发旺盛,村长的手轻轻一震那绿光中便长出了一株株半个拳头粗细的绿色的藤曼,藤曼缓缓地向房顶延伸,藤曼上还开着白色的小花很是漂亮。而村长额头上出现了三片绿色树叶的图案,“哇,不会吧,头上真的也有,看来村长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卫真看到村长头上的绿色树叶感叹道“村长我的元气是属于木,所以我的

  • 比如此生(GL)在线阅读第6节

    第二天一早,宋文雅惊讶的看着自家儿子像平时一样晨跑回来,愣在原地,“泽明?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去同学家了吗?”穆泽明还是一副平时平淡的样子,“母亲,我是今天早上回来的。”宋文雅将穆泽明拉倒自己身前,摸着他的头发,“你说说你,这让人担心,动不动就跑到同学家去。”“好,回来了就好,去同学家都干什么了?”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