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谁是谁的劫之主唱*键盘

作者:本信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七===

令梵希没想到的是,贝子嘉没多久就上门还衣服来了。

他穿着了一个白衬衫,修身的西裤,长腿笔直地套在光亮的皮鞋里。浑身干净闪亮,他们这个小破屋都被他衬得黯淡了几分。

今天梵希的母亲难得休息。

“你好,请问你找?”她单纯觉得贝子嘉是来问路找人,但肯定不是他们家。

“阿姨您好,”贝子嘉的声音梵希一听就听出来了,“我来找梵希,他在吗?”

“梵希?哦哦哦,他在,请问你是……”

以他们家的层次,贝子嘉这样的人,太遥远了。

贝子嘉:“同学。”

刚出房间的梵希一脸难以言喻,他们那个学校,怎么可能会出现贝子嘉这样的学生。

“是……是吗?”梵希的高中怎么样,梵母心里还是大概有数的,而且,梵希的交际……

她皱了皱眉,喝道:“梵希,你是不是欺负了同学!快道歉!人家都上门了!”

“哈?”贝子嘉一愣,随即道,“没有没有,阿姨您误会了,梵希没有欺负过我。”

梵希涨红了脸:“我怎么可能欺负他……”

“我是来还衣服的,”见梵母还是存疑,贝子嘉快速道,“那天下大雨,我浑身都湿了,是梵希借了衣服给我。”

“就……就是。”梵希说,“我没欺负他,我帮他来着。”

梵母尴尬地笑了笑:“真是抱歉,你坐你坐,梵希,快招待你同学。”

她说着,自己钻进厨房切洗水果去了。

贝子嘉低头看自己脚下的鞋子:“有拖鞋吗?”

“不用了,直接进来就好。”梵希帮他拿手上戴的衣服袋子,“其实你不用还的,反正我也穿不了。”

贝子嘉没吭声,他和梵希总共见了不到几面,他还做不到这么自如。

“之前忘了找你要手机,又不知道会在那里遇见你……”贝子嘉含糊了一下,“我就只能自己来你家了。”

“我没手机……”梵希低低说,“多谢了。”

他带贝子嘉坐客厅,打开电视:“你想看什么……”

“不用,我坐一会就走,”贝子嘉也没想到梵希的母亲会在,“我第一次上门,没带礼物,真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梵希的母亲端了果盘出来。

“不是第一次,”梵希纠正他,“第二次了。”

有区别吗?

贝子嘉疑惑。

梵希:“所以不用带。”

梵希的母亲很热情,除了劝贝子嘉吃东西,还怕贝子嘉无聊,让梵希去房间拿吉他给贝子嘉表演才艺。

贝子嘉差点被呛到。

他转头看向梵希,他的神情有些尴尬不情愿,但还是起身了。

“不用了,电视也挺好看的。”

梵希家的电视没有交电视费,除了中央一套,就只有一个广告台。

梵母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因为家里经常没人,也就没交,还是让梵希唱歌给你听吧,他自己瞎学的,总比看广告好。”

“梵希的吉他好像弹得还不错,”贝子嘉使劲回忆,奈何自己着实没印象,只能干巴巴地说几句,“我听人家夸过。”

梵希摇头:“我肯定没你厉害,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去找你了。”

梵母好奇问:“同学也是弹吉他的?”

贝子嘉:“不是。”

贝子嘉话还没说完,梵希便接道:“他是学钢琴的,超级厉害无敌的那种。”

梵母:“钢琴好啊,优雅高档,比梵希这样瞎搞还不学习好……”

意识到自己家长的身份令贝子嘉不自在,梵母又道:“去梵希房间玩吧,他房间还有书可以看。”

即使是休假在家,她也找了手工活做。两个孩子去了房间玩,她也能腾出时间来做。

贝子嘉自然应允,跟着梵希走。

他一转头,猛地瞥到梵希母亲小心翼翼地将他的皮鞋放在鞋架的最顶层,底下还拿了块布垫着。

贝子嘉忽然意识到,自己穿错衣服了。

梵希的房间填了一张床和写字桌就没多少空间了。

“坐床上吧,”梵希自己另外拿了张椅子,“我真的没你弹得好,你不要笑。”

在找贝子嘉之前,他是信心满满的,可这么两轮下来,他感觉自己的里子都被贝子嘉看光了。

特别是当他坐在床上,窗外的阳光洒进来,优质的面料极其细腻,纹理精致发亮,暗藏的优雅富贵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有几个音弹错了。”贝子嘉说。

“哎……是吗?”梵希手忙脚乱,他刚才光顾着看贝子嘉,完全是顺着感觉的。虽然他没有唱,但这首歌是他最拿手的,他一直很自傲。

“哪里?”

其实,梵希一直知道他和吉他手组成的乐队差在哪里。他们俩没有扎实的基础,如果真的要走远,不知道要绕多少弯路。他们得有一个人来带着他们走。先前他们是看中了贝子嘉,但是……就如贝子嘉说的,这差距太大了,他们找贝子嘉来,完全就是给自己找了个老师。其他人稍微指点一下都要收钱,贝子嘉凭什么白白教他们呢?

梵希顿了顿,终于道:“能弹给我听吗?”一次就好,像朋友那样,他也不会愧疚。

“我不会弹吉他,只会听。”贝子嘉摇头。

梵希失落地放下吉他:“其实我学得挺一般的,以前隔壁就是一个音乐老师,我跟着他学了一些……”

“我觉得你弹得挺好的,”贝子嘉很诚实说,“就是这把吉他有点老了,换把新的说不定回更好。”其实贝子嘉觉得更应该换把好的,这把影响了梵希的发挥。

“等以后有钱我就买新的,”梵希抓了抓头发,“只要多参加一些比赛出了名就能多跑场子赚钱就可以,以后说不定还有经纪人看上我签约……”

这些都是很遥远的事,甚至可能是一辈子都不会出现的事。

贝子嘉摸着下巴打量梵希:“你们拉我组乐队,是想我做和弦还是主旋律?”

“哎?”

“不要啊,那算了。”贝子嘉作势起身走人。

“不不不,要的要的。”梵希一把抱住贝子嘉,“主旋律,不不,和弦和弦,你想要哪个都可以!”

他起来得太猛,又是人高马大的,贝子嘉猝不及防,被他抱个满怀。

“只要你加入,我什么都听你的!”千载难逢的机会,梵希要是错过就是傻子,“我说真的,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背后的人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头顶,语气虔诚急切。

贝子嘉缓缓微笑:“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

===

没有训练场地,贝子嘉请梵希和吉他手来家里练习。

“没有女仆装的佣人,没有黑西装的保镖,为什么?因为我不喜欢,”贝子嘉一字一顿,手指滴滴滴地按密码,“我不喜欢别人随意出入我的地盘。”

门应声而开。

贝子嘉转身:“进来,站在那儿做什么?”

吉他手和梵希嘀咕:“说实话,你是不是卖身给大少爷了,要做牛做马两百年的那种。我的天,这房子咱们不眠不休干三辈子也买不上吧!”

梵希踹了一脚吉他手:“我这是……这是英雄救美!人家感恩,感恩,才加入我们的!”

“英雄救美就英雄救美,你结巴什么。”吉他手甩开梵希,率先走入别墅,“看看人家少爷,多大度,没计较你之前做的蠢事。”

独门独户,幽雅安静,这是他们做梦都想有的房子。现在就这么对他们敞开了。

梵希咬牙,贝子嘉和他差距在这一刻更加明显了。

他的父母要弯腰伏在工厂里做工,贝子嘉的父母西装革履,坐着就能把钱赚了。

大厅宽敞明亮,墙壁雪白挂着美丽的装饰画,螺旋楼梯盘旋而上。

“去我房间,我的琴在里面。”贝子嘉为他们引路,“就在楼上。楼下的饮水机坏了,我房里有,不用在这里倒水。”

贝子嘉一个人的房间,就抵得上他们一家的房子总面积了。

他和吉他手像误闯皇宫的山野村民,手脚怎么放都不对。

梵希环顾四周:“叔叔阿姨呢,会不会打扰了……”

“没事,他们不会回来的。”贝子嘉已经走上楼了。

“随便坐,”贝子嘉打开琴盖试音,钢琴没有键盘那么多的效果,他心里是有点担心的,“你们的乐谱呢?我们试下。”

吉他手讷讷:“没有。”

其实他们的乐理知识仅流于表面,很多弹吉他的人都不会看谱。

“五线谱,这里。”这是梵希私下找人要来的。

吉他手不可思议地看他,他们俩的水平看六线谱还行,五线谱就困难了,梵希什么时候开始学的?

“那就好办多了。”贝子嘉没多想,“你们这个乐队是要怎么搞的?我只要弹琴就好吗?”

他之前也唱过,没多少唱功,胜在音色好。

如果这两个能唱,他只要专心摆弄键盘就好了。

“我们俩一起唱的。”吉他手说,“你可以和我们分工。”

贝子嘉没应声,在回想那些他见过的键盘手——好像没多少有功夫再唱的。不过键盘只做和弦,只要不忙,也不是不能唱……

梵希忙道:“你不唱也可以,我们唱就好。”

吉他手瞪他,之前说好的,贝子嘉这样的全能,一个才能都不能浪费呢?

“弹贝斯还唱,不会累吗?”贝子嘉看向梵希,那玩意可不轻,块头也大。

“这有什么难的,”吉他手说,“有时候梵希能直接脱了上衣,那个时候才……嗷……”

“那你倒是让我弹吉他啊!”梵希大声说,“整天抱着吉他勾引小姑娘,我那时太热了才……才脱的,又不是故意的。”

台下的“小姑娘”八成都比梵希大,不过梵希这个身高,再加上脸也是偏向成熟俊朗型,没有特意说明,还真没人注意。

“那唱一遍吧,”贝子嘉颔首,说,“我还没听过。”

梵希低头拨弄贝斯,低低应声:“嗯。”

吉他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梵希以往都是张狂的,到了这里跟个小姑娘没多少差别。不过也许是环境使然,贝子嘉这样的,他们确实需要仰望。

“你这转音……”贝子嘉想了想,还是觉得初次合作不要说太重的好,“太强硬了,唱不上去就不要硬唱了,很伤嗓子。”

吉他手脸都红了。贝子嘉虽然对于唱歌没什么研究,但天赋基础摆在那里,一下子就能听出毛病来。

“倒是你,”贝子嘉看向梵希,手指在琴键上敲了敲,“跟着我唱一遍试试,慢慢唱上去,会吧?”

十九度,未经训练的音域。贝子嘉暗自咂舌,这家伙的身高已经接近一米九,高音居然还不受限制。

“唱歌不是直接开口唱的,”贝子嘉说,“高音其实就是真假音转换,你到后面还是可以唱的,但是发声位置不对……”

梵希双眼茫然。

“呃……”贝子嘉顿了顿,“其实你的气息很好,低音吐字清晰,可以尝试再往下探,高音混声到C5或者更高也不是不可能,再学个头声……”

梵希努力睁眼做出精神的模样,正正地看着他。

贝子嘉:“……”

吉他手小心翼翼地提议:“也许,我们需要从头开始上一课?”

贝子嘉:“……好。”

延伸阅读

直播:极限运动第一人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ouwap.cn/6a7a.shtml
谢乘胥做的第二款**原型是消灭星星,只不过做了些微调。地府的网络特别的质朴,谢乘胥第

冰焰战神强者御黑剑  http://www.souwap.cn/ni2l.shtml
头顶上方,巨大的山峰已经将整个天空完全遮盖住,底部山石嶙峋,不知道有几百里方圆,各种

染玉录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souwap.cn/s2lk.shtml
“所以,”希灵兴奋重复道,“冕下,您是要送我五岁的生日礼物是么?”教皇坐在舒适的椅子

洪荒:绝不背叛通天教主德玛西亚?  http://www.souwap.cn/p8ii.shtml
“呀!啊~轻点,让一下。”刚刚挤出密密麻麻的人群王天林大声说道。“请将军,出示一下身

怀了豪门霸总的崽后我一夜爆红了你还差得远呢  http://www.souwap.cn/yz8s.shtml
烈日当头。背着网球袋的两人,如同观光的游客在青学的小径上缓步而行,白川打量着两旁热火

医圣也浪漫在线阅读在线表演迫降  http://www.souwap.cn/6yrz.shtml
而躲起来的锹形虫穿破座位,试图把一整排乘客的舌头全部夺走。对此早有预期的我扑到了它必

妻为上之红衣厉灵  http://www.souwap.cn/y8wr.shtml
靠近南门的一个小巷子里,两三个站岗放哨的人嘴里叼着烟,装模作样地在巷子里游走着。里面

白月光拐带手册[快穿]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souwap.cn/dioc.shtml
【圣裁之刻】在将张静扔向异形的空中,孙亚对她施加了无敌状态。圣裁之刻化为一道光幕将张

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在线阅读初遇  http://www.souwap.cn/g86f.shtml
“肖战,肖战....这是我堂弟王一博”“一博,叫哥哥”王一博有点好笑的看着这个目不转

草莽军团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souwap.cn/g8tv.shtml
在松树枝头埋头啃松果的小白,那骨碌碌转动的大黑眼珠有灵性般的注视着树下的李太默。谁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将军是个女孩在线阅读第四节

    “我靠!这么多?”“真的假的?”“这是来玩**,还是中彩票的!?”“不行了!我待会也要全随机,万一中了呢!”神级天赋榜单一现,让玩家们全都疯了!整个大街全部轰动!不仅是他们,网络也是炸成了一团!这才**开始十分钟!就这么夸张了,那以后神级天赋不还得满地走的节奏?事实上,并非如此。只要稍稍去想玩家总量

  • 企喻歌在线阅读第4章

    天地旋转。“唔……”待得叶铭自微微眩晕中清醒之时,已是出现在一座小树林中。“也不知此为何地?”四周打量片刻的叶铭,喃语一声,既而,紧了紧手中长剑,向着稀疏的林外走去。此片树林并不大,仅半盏茶的功夫,叶铭便已走出林外。“嗯?前面好像一个镇子,且去看看。”出得树林的叶铭,目光远望间,见得庄镇隐隐,略加沉

  • [综]放开我让我去死第九章在线阅读

    宇非和大飞对视了一眼,俩人摇头笑了笑。宇非看了一眼坐在里面的方舒妏,说道;我去和她说下,在这等我咱俩一起上去。等下,宇非,我问你那个女人你新泡的,大飞看着宇非问道。恩,宇非点了点头道;是啊,哈哈,今天刚泡的。靠,你以后别TM那么浪了,泡她寒笑咋整,人家寒笑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哎,我算是服了你了真TM替

  • 特种兵:十年了,我都成将军了。之第七章

    从京都到乔眠的老家,只需要七个小时的车程,但是在这近五年的时间里,乔眠只回过一次,是第一年除夕的时候和赵梦蝶回去的。本应该是好好的团圆日,赵梦蝶却跟自己的亲爹大吵了一架,还把人气进了医院,当天晚上赵梦蝶就收拾东西带着乔眠领乔眠回去了。从此以后,乔眠就再也没回过老家。鹿镇是个特别慢节奏的小镇,慢的仿佛

  • 霍贵人直播间之第九章

    “可是我介意啊!”焦然清瞪着他说道。洛询看了她一眼,见她难得露出这副表情心里觉得开心,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道:“那我不。”焦然清惊诧地看着洛询自如地收回手继续开车,嘴角还挂着得意的笑,然后才反应过来洛询的意思是“我不保持距离”。气得她抹了把脸上被洛询捏的地方,就把头靠在车窗上,不想再跟洛询说一句话。洛

  • 他的吻很甜在线阅读第六章

    不管怎么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儿,就算胃痛是萌点,但我一点也不想这成为我的萌点……等等我刚刚好像冒出了什么不好的词……哈,算了,总之快离开这儿吧!“这不是卡尔洛吗?”忽然有人向这边喊道。“好久不见了呢,你的伤好了?”我回过头看见站在酒吧入口处站着一个留着胡须的老人,一脸笑容好像遇见什么很开心的

  • 我有炫酷附身技能之第六章

    顾淮今天并不是偶然路过A3区的,事实上A3区根本就不在他平日的活动范围之内,他今天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观赏观赏顾清玄的下场。想他顾淮顾六少贵为顾家家主最疼爱的幺子,平日里想要什么东西得不到?这辈子唯一一次被自己的老子训斥,就是为了顾清玄的那一双眼睛。一想到这件事情,顾淮的心里就满是不忿。不过是

  • 哀家只想做菜鸡之慌什么,心跳停一下而已

    京西,国家首都,商贸中心。十一月还未真正入冬,但看最近的天气,零下成为家常便饭,小雪冰雹怕是要比往年来得更早了。早晨8点,人民广场的钟楼准时敲响,整座城市的从被窝里爬起,迎接忙碌而并不那么暖和的太阳。惠龙路上人来人往,地铁站吞吐着一波又一波的人,接近七点半人流量达到高峰,一个白色的身影从A口脱颖而出

  • 妹妹,快跑!在线阅读第三节

    这一晚,老马拿着刀替大家守护着,几个学徒也轮流陪着师父,屋子里冉冉陪护着李雨洁,贝贝依偎在伊寒的怀里,赵允和苏岩在屋子门口互相靠着,其余街上逃进来的人则是在墙边东倒西歪的打着盹,好在一晚上平安无事。“都过来吃饭吧,大壮你和柱子来给大家打打饭。”老马的话打破了屋子里的宁静。听见了老马的吩咐,一个长的特

  • 都市之最强奶爸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段难熬的、你需要时刻控制自己的时光很快的就过去了。当你回到自己家的门口,你还沉浸在那冷漠的眼神中。你对这种眼神的注意,甚至超过了你第一次这样直面鲜血的恐惧。虽然你还不知道自己在意什么。跟着队伍交了任务,你游魂一样的走,也这或许是第一次出外勤的人的通病,没有人对你的不对劲有什么额外的看法。有一点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