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在古代拆姻缘听话

作者:名牌老司机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说归说笑归笑,可是等张行真正教起来的时候,程蒙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不是读书的料。

明明上辈子离肃给他启了蒙,还时不时的教他一些。可是如今再看,他恐怕把那书都还给了离肃。

肚子里空空响,一点儿墨水也无。

程蒙有些庆幸离肃和自己一起来读书了,不然他估计回去之后什么也不记得。

大概就是知道夫子说了话,就是不知道他说了啥。

张行是想不知道程蒙不懂都不行,那抓耳挠腮的,让他只能问程蒙:“怎么,顾卿哪里不懂?”

程蒙乳名顾卿,是他父亲给他取的。“冰雪为卿热,顾我独迟留。”因为太过爱自己的夫郎,所以他们孩子的乳名便寄了他的情思。

这样算来,程父也是个肚子里有墨的人了。可惜程蒙是一点儿也没继承的来。

“哪里都不懂。”程蒙愁的脸都皱成一团了。

啊,苍天呐,这都是什么鬼东西啊!

“唔……”闻言张行也犯了难,他自认为自己讲解的已经很通俗了。

这……可还要怎么讲?

离肃瞅着陷入惆怅的两个人,不禁开了口:“夫子您讲就是,我哥听的懂一些,其他的回去我再帮他。”

上辈子教过程蒙,离肃自然知道程蒙喜欢的教授方式。夫子这里听不懂没关系,回去他教。

张行一听,想了想就答应:“那好,顾卿你能理解多少就理解多少。不懂得回去让你弟弟教你,还有不会的再来问我,我会帮你解答。”

张行不是那种为了面子就不顾他人的人。听不懂就是听不懂,只要学好了,换谁教程蒙都无所谓。

就算说如果他不做夫子,程蒙就能考上状元。那张行真的会一辈子也不当夫子。

夫子,师者是做什么的?传道受业解惑也,万不可误人子弟。

更何况程蒙的态度是很好的,很认真努力的去听。张行很喜欢这样的孩子,迟钝一点没关系,只要努力,张行都愿意去帮。

不过还有一件事是跟悟性无关的。

张行嘴角直抽的看着程蒙的大字。

老天爷啊,这简直就是一笔下去墨半路被啃了一半。那一竖哆哆嗦嗦的像得了风寒,弯着腰撕心裂肺的咳,并且还是个瘸子。

再看那一横,就像一只长了一字眉的猪。不是,顾卿这孩子是怎么做到一横一次写下来,下面多了好几条小细“腿”的?

再看看那撇那奈,唔……算了,还是不要看了,眼睛疼!

张行一脸菜色的看着那纸上的大字,这一横一竖他还能猜出来,可是组一起他实在是猜不出来了。

张行仰天长叹,还是自己读书少,见识短啊。

于是他果断转头去看离肃的字,洗眼睛!

程蒙摸摸鼻子。好吧,夫子不骂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想当初刚见自己写字的离肃,那么温柔的一个哥儿,生生气的满院子打他。

他母父更是踢飞了脚上的鞋,呼在了他的大脑门上。

汗颜,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这字似仙露明珠,又宛如美女簪花,可是这钩、挑却是银勾虿尾……”张行一顿,心中有了思量。

以字识人,这个漂亮清瘦的小哥儿的心里怕是并不似他表面上那般纯白柔弱。

娟秀中透出入木三分的铁画银钩,藏头不藏尾,藏刃不藏锋。

就如同那艳丽的虫蛇,三分鲜泽在警告你莫要靠近。你若不听,那便要做好被反击甚至丧命的准备。

张行倒是听说这孩子是程家收养的。张行又看了眼坐在一旁认真练字的程蒙。

心道,也没什么不好。家里有个心大的,就得还有个多长心眼儿。不然,这家迟早败下去。

看到张行的反应,离肃目光微微闪烁。

他在写字的时候就存了这个心思。上辈子他的启蒙老师是村中的那个老秀才。

当年他和程蒙在一起后,老秀才仗着做过自己的老师,没少痛骂了程蒙。

更是贬低辱骂程蒙,说他一个白丁也妄图沾染读书人,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上一世离肃最后悔的事就是入了老秀才的门下,做了他的学生。

那个时候程蒙每每被骂的颜面扫地的时候还要反过来安慰他,要他别放在心上,不要和老师争吵。

不然落出个欺师的名声,对他自己不好。

离肃的眼底翻滚上阵阵厌恶和黑暗。他真的很想……

“子言,子言?”程蒙拍了拍离肃的肩膀,打断了他的沉思和越发阴暗的思绪。

程蒙是写着写着突然心中一突,惊觉身边的人儿哪里不对。于是扔下笔去看离肃。

“我没事。”离肃闻言,眼里那番几欲喷涌而出的黑暗顷刻间如天光破云开,消散了干净。

离肃歪头看向程蒙,微微笑道:“我在想你的字,是该好好练练了。”

“……疼。”程蒙闻言猛的捂住心口,皱紧眉头,一脸严肃道:“夫子,我觉得我心口中了一箭。超级疼,怎么办?”

“不知道。”张行好笑的白了他一眼:“你夫子我又不是大夫,我可不会治。”

“啊,我的心好痛……”程蒙身子一歪,死狗一样趴在自己的纸上,摊成和自己大字一样的饼状。

“噗……”离肃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人可真是皮。

“好了,不丑不丑。哥的字最好看了,行不行?快继续写吧。”离肃拿起程蒙扔在一旁的笔递给他。

字丑就得多练,练个千万遍总也能好看了。

这两小只的一举一动看的张行心肝疼。

不是,小子言你说顾卿字好看……你的良心不痛吗?皇天在上,他听的都良心痛。

鉴于程蒙听不太懂自己讲的东西,所以张行就没再往下讲。他想回去再改改教的方式和进程,最好让两小只都能听的懂,不会落下。

练一天大字,程蒙受了自己的毒害,有种眼睛瞎了的感觉。

“哎,我得亲娘嘞。”走走的路,程蒙突然冲着离肃怪叫到:“子言,你快看我面前是不是有一只‘仁’在跳?”

“对,就在我前面再走三步那里。”程蒙比划的有模有样的:“看,那老长的腿!”

离肃听的哭笑不得,魔怔了么这是?

离肃没办法,只好伸手捂住他的眼:“哥,我给你捂着。这回看不见了吧?咱们快回去吧。”

“嗯……”程蒙一顿,煞有介事的点点头:“确实看不见了,就是路也看不见了。”

离肃:“……”

啧,这手怎么隐隐发痒?好想锤爆他男人的狗头!

不过终究还是没舍得下手,离肃松开手往前走:“快回去吧,再晚了母父该着急了。”

“走走走,这就回。”见好就收,逗的离肃心里没了烦心事儿,程蒙自然正经了起来。

里子再老,他们两个的身体到底还是个孩子。太晚回去,可是不安全。

再说了,大黑天就程夫郎一个人在家他又不放心的。

“回来了?”两个人刚一露影,程夫郎就从门前站起来了,远远的招呼他们。

“回来了,母父你怎么在外面?”离肃应了一声,他摸摸程夫郎微凉的手,有些嗔怨道:“母父你的手怎么这么凉?你这是在外面等了多久?”

程蒙闻言,伸手握住了程夫郎的衣袖。

果然,衣裳有些潮湿。这地方白天热晚上很凉,又下露水。一看程夫郎就在外面等了很久了。

程蒙的小脸难得的沉了下来,他低声对自家这个大只哥儿道:“母父,咱们先回去。”

那后面言语未尽,颇有一番秋后算账的感觉。

一向和事的离肃此刻也不说什么。说实话,自己这只大哥儿真的是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上一世他就走在了自己前面,这一世说什么也得好好管着他。

离肃完全忘记了程夫郎的年纪大了他两轮还多,这完全就是任性起来了。

程夫郎:“唔……”

还别说,这两小只一脸严肃的,看的他心底还真有些微微发怵。

回了家,两小只洗手端饭。让程夫郎上桌等着,动筷前程蒙对程夫郎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训教。

其实就一句话:“母父下次不许在外面等那么久了,会生病。”

没什么的一句话,但是被程蒙阴沉沉的说出来,那虎狼的眼光看的程夫郎立即答应。

答应完了,那小心肝还扑通扑通的。不是,这孩子现在怎么这么有气势呢?

自以为过了关的程夫郎在饭桌上吃的很开心。两小只一直给他夹菜,他也给两小只夹菜。

而还以为逃过一劫,其乐融融的他并没有看到程蒙与离肃的眼神交流。以及最后离肃看他时的意味深长还有程蒙的祝好运。

等到他要睡了的时候,离肃进来了。

“阿言,有事么?”看到离肃进来,程夫郎过去问他。

“有一些问题想请教母父。”离肃微微笑着跟着程夫郎进屋,坐在了他的床上道:“母父知道邻村的小花么?”

程夫郎一愣,小花?小花是谁?

看到程夫郎一头雾水的表情,离肃放心了,他问道“母父不知道么?那是一个孤儿,他父亲早早去世,母父前不久也去了。”

程夫郎闻言一阵唏嘘:“又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是啊,本来还有母父的。”离肃说着看向程夫郎,意有所指道:“可惜他母父经常坐在门外等他干活回家,久了就寒气入了体,大病一场就没了。”

程夫郎:“!”

“母父,我听说孤儿很可怜。吃不饱穿不暖。而且没了母父,总会有坏人住属于母父的家,打母父的娃。”离肃故意打了个哆嗦道:“想想就可怕。”

“不行!”出于母父的爱,程夫郎立即就喊了:“谁也不能打我的孩子!”

“嗯嗯,那就好。”离肃闻言满意的点点头,起身道:“母父那我去睡了,母父也早点住休息吧。”

说罢,就在程夫郎复杂的目光中离去了。

程夫郎:“……”好可怕,以后绝对不能再在外面等了,他要活的长命百岁!坚决不能让别的野人住他家,打他的娃!

不过,怎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呢?

然而他没想到,他的窗外有两小只正探头探脑看他的反应呢。

“成了!”一看自家母父的表情,程蒙就知道他母父以后不会再那般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了。

“嗯。”离肃也弯了唇角。

实话说,上一世程蒙总是管着他们。要他们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当时离肃并不在意。

直到程夫郎死后,离肃才恍然,如果那时候自己也像程蒙管自己一样管着程夫郎,那他会不会多陪伴自己几十年。

那会不会自己也不会行将就木,余生无期无望的死去?

那时离肃才明白,程蒙对这个家的付出和爱。这家中的两个哥儿,一大一小,永远是他的心头宝。

当然,也是离肃的心头宝。

所以,“恶习”众多的母父,未来的日子怕是有被两小只管的严严的了。

管完了大哥儿,程蒙又把目光转向了身边的小哥儿:“子言快去睡吧,天已经晚了,明天还要早起的。”

子言才九岁,正长身体呢,熬夜可不好。

“嗯,哥你也早些睡。”离肃应下了,又叮嘱程蒙道:“夜凉,盖上被子。”

或许是汉子比哥儿的火力旺,这晚上离肃觉得有些凉,程蒙却觉得正好。所以他晚上从来不盖被子,这倒是让离肃担心了。

程蒙笑了,他揉揉离肃软软的发:“去吧,我听你的。”

未来小媳妇的话,那是一定要听的!

延伸阅读

行政部经理  http://www.lutyz8.com/6aeor.shtml
1、男女不限,45岁以下,食品、经济、生物类专业本科及以上学历;2、3年以上人事行政

租户协调经理/主管  http://www.lutyz8.com/uvuty.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协调租户进退场、设计协调、装修等工作,根据租户的装修计划和公司的二

金融物流质押监管分公司业务经理  http://www.lutyz8.com/89vn.shtml
1.负责与客户进行业务联络和沟通,收集并整理客户信息,维护客户关系。2.负责与本地金

高薪招聘收银员  http://www.lutyz8.com/6ldwl.shtml
岗位职责:1、接待进店咨询客户,详细了解客户的需求,介绍公司的产品,协助客户完成开单

课程顾问/无经验亦可+在线销售+天河东圃  http://www.lutyz8.com/6kvb3.shtml
【升学教育:向上的乐学派】【全国知名的在线教育培训机构,专注于成人学历提升】【岗位内

桌面运维工程师  http://www.lutyz8.com/gxmt.shtml
1.具备优秀的计算机软、硬件知识,能够快速判断软、硬件故障;并且能够指导用户使用主流

ERP实施工程师  http://www.lutyz8.com/sr2e.shtml
岗位职责:1.参与外贸ERP软件、供应链ERP软件、跨境电商公共服务平台、单一窗口公

货品专员  http://www.lutyz8.com/6lntt.shtml
1、根据市场需求,分析销售数据,分析货品的各项需求上报给商品经理。2.、负责对接各个

财务经理  http://www.lutyz8.com/twnv.shtml
职位关键词:财务管理,财务报表,财务分析,预算管理,资金管理,成本管理任职要求:1、

行政专员  http://www.lutyz8.com/6dlxc.shtml
【岗位职责】1.公司表格信息录入,准入单等资料整理2.资料整理发送给招商部门,招商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之显圣真君第七章在线阅读

    顾七七站在两个大男人中间,两手撑开做了个停战的动作。“祖父,七七知道您最疼我了,不过这是陛下下旨,没有回旋的余地,没必要为了七七去惹陛下不快,况且……反正迟早七七也是要嫁人的,嫁给谁都一样,而且对方再怎么说也是当朝丞相,又深受陛下的宠信,七七还能受委屈不成。再说了,您又不是不知道七七是什么性子,那龙

  • 末世种田难在线阅读第八节

    “你好,想必你就是魏倾城魏小姐吧?”短发女孩儿zui角微微抖动着,脸色很不自然的干笑道。魏宇轩打量两个女孩儿的同时,两个女孩儿也在打量祂,如果说魏宇轩的眼神是惊.艳的话,那么两个女孩儿看祂的眼神绝不仅仅是惊.艳了,而是震撼与不可思议,甚至产生了一股自卑的心理,尤其是好胜心比较强烈的短发女孩儿,更是受

  • 最强吃货系统之苏杭大学

    “咚咚咚!咚咚咚!”“我说两位大小姐,今天八点半有课啊,这都快八点了,还不起床,你们想闹哪样?”林帆还是按惯例每天五点多起床,可等到现在李晓雪她们两个还不起床。“催……催什么啊,困死了都!”赵灵灵穿着睡衣摇摇晃晃的打开了门。“你们两个昨晚做贼去了?这么重的黑眼圈!”林帆吓了一跳,这简直就是两只熊猫啊

  • 与比目鱼对谈姑妈来闹事

    雨终究还是停了。茅屋一股子霉气,熏得宋池一直到半夜都睡不着,白天发生的事情让宋池脑子一团浆糊。尤其是那什么直播系统233。“系统?”宋池闭着眼睛暗自又喊了一声:“系统233?”系统:【——嘀!抱歉宿主,此时是午夜时分,宿主和系统233都需要休息,晚安好梦。】“……”宋池嘴角抽了抽。尼玛个休息时间,垃

  • 网游:永恒召唤师在线阅读第3章

    陈半仙!聂尘咬牙切齿的嘀咕了一句。神仙装扮的陈半仙对聂尘可以杀人的语气浑然不觉,反而还微笑着摆手:“哎,小老儿一算命的而已,什么半仙半仙的,当不起呀当不起,呵呵呵!”他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将聂尘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欣慰的扭头对身侧的华服公子道:“陈少爷,幸不辱命啊,聂公子的病,看上去已经好了

  • 美人夜倾城在线阅读第五章

    钟有不屑地勾唇一笑。照片?我怕你看了我照片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啊妹妹。他拇指擦了下唇角,挑眉的一霎回复她,“好啊。”于是凌麟飞速在她经济人的朋友圈里存了一张照片,那边钟有一样翻开了自己小助理的动态。两个人就这样,在琢磨鬼点子这件事上,出奇地一致,堂而皇之地,把别人的照片发给了对方。不同的是,凌麟收到他发

  • 环海探案录作词者的遗书

    上世纪末有一位歌手,一位作词人,他们在那时的演艺圈也算有名的人物。词人在一场演唱会上遇见歌手,他要为歌手填首曲子放进新专辑。歌手不似别人那样以低沉的歌喉俘获少女芳心,他有一副妖冶中性的嗓子,也有深邃的眼眸。词人早期的作品明亮欢快,有些甚至可以说浅显轻浮。台上的歌手带着精致的妆,在舞台上唱得忘我,臂腕

  • 他活在梦里命运

    夜逐渐深了,高踞在险峰之上的寒山寺在夜幕下更显幽静,天地间只有星光与寺庙的点点灯光相伴。高大的银杏树环抱着位于寺庙最里面的一间厢房,昏黄的灯光透过窗纸显得朦朦胧胧,房间内不时传来落棋声。“大师高艺,此局已死,子衍难破。”一声低沉的男音打破了天地间的沉寂。说话之人身着名贵墨绸,袖口和下摆处用金线绣着飞

  • (综漫)腐男子的日常在线阅读第2节

    清晨,整个世界是清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雾气,温柔的洒在万物上,别有一番赏心悦目的感觉。校园里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勤快的值日生开始忙碌着打扫清洁区,整个学校弥漫着勃勃的生机。校园门口的值日生正打算结束早晨的检查,忽然,一个疾跑的身影伴随着惊呼声飞奔而来。“啊啊啊,等一下,等等我啊!”切原赤也一边呼喊着

  • 丑妻筑基之威

    白熊在左青羽筑基时悟得一二,让后者啧啧称奇,感受到白熊日益渐进的道行,让自己也受了刺激,这半月以来一直勤奋刻苦修炼。白熊恐怕就要结妖丹了,左青羽帮不上什么忙,它只能靠它自己。进山追寻筑基机缘,心愿一了,也该下山了,这些日子过去早已稳固了筑基道行,莲台隐隐有化第二片莲叶之意,让左青羽振奋不已。这日左青